当前位置 : 主页>历史>清代>
有关和珅出身、旗籍问题的考察--与周汝昌先生商榷
有关和珅出身、旗籍问题的考察--与周汝昌先生商榷
作者:
文章来源:清史论从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3-12-16 06:47
★★★

    和珅是清史中的重要人物,他在乾隆朝后期为相二十余年,对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皆有相当的左右力,且造成的影响并不限于当时。后人的笔记中,对和珅谈论颇多,但多议其人之横、贪、奢,以及其获罪、抄家一事之种种。近三十年来的清史研究虽取得很大进展,但对和珅这个反面人物,似乎还未见有人专着功力。倒是红学界的专家周汝昌先生,在其近作《<红楼梦>全壁的背后》一文中,对和珅其人颇下了一番功夫,对和珅在文化事务上所起的不可低估的坏作用,进行了相当深入的研究。

    撇开《红楼梦》不谈,我们对周先生就和珅其人的若干论述是相当赞同的,只是对于有关和珅出身、旗籍等问题,有一些不同的看法,现提出管见,就教于周汝昌先生及学术界的同志们。

    和珅出身是否内务府包衣籍?

    周汝昌先生在《<红楼梦>全壁的背后》一文中说:和珅字致斋,姓钮祜禄氏,官书称言是正红旗人,一度抬入正黄旗,家里有他高祖尼牙哈那巴图鲁以军功挣得一个世袭三等轻车都尉。母亲是英廉之女,英廉刚才也引叙过,他是内务府籍,贰臣冯铨的后裔。接着,周先生对于冯铨与英廉、和珅的出身、旗籍作了一个长注,因该注所述问题是笔者与周先生商榷的主要问题,故引述如下:

    冯铨,涿州人,明朝的文渊阁大学士兼户部尚书,加少保兼太子太保。谄事魏忠贤,清入关,摄政王多尔衮以书征召,他是\'闻命即至\'。并曾\'叨承宠命,赐婚满洲\'。遭到很多人的论劾,因多尔衮需用他佐理草创开国诸事,颇加袒护。清初,汉人降臣卒后,子孙例入内务府为奴。铨卒于康熙十一年,时犹沿关外旧法,冯氏没入内务府籍,当由于此。后有著《听雨丛谈》的福格,内务府人,即英廉之裔。又,笔记中记叙和珅事,已有\'两女阳\'之说(指伍弥泰与郭大昌),此或和珅之父常保本有原配继配情由,因在题外,不复枝蔓。至于和珅的旗籍,似尚有探研余地,我很疑心他是内府包衣籍,理由有三:一,嘉庆四年正月初治和珅时,大学士等覆奏公议和珅罪状,明言\'和珅系满洲世仆\',此即当时指称内府包衣的特用语;二,同年五月初五日上谕:\'吴省兰曾充咸安宫教习,和珅时系官学生。\'按咸安宫官学,雍正六年专为教育内府包衣子弟所立,三,据丰绅殷德《延擅堂诗钞》称英廉为先曾外祖,如上所述,英廉即内府包衣籍。更可注目者,和珅自乾隆四十五年六月授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四十八年三月为正白旗满洲都统;他的至亲也是正白旗。其坟地也正在东郊,为正白旗区。综四者而观,和珅应届内包衣方合。然内包衣仅限上三旗人员,而官书称和珅为正红旗,独此点抵触。但和珅贵盛之后,与乾隆帝至结为儿女亲家,其旗籍曾经抬旗,获罪后又经变改,档案官书又有所讳饰,此等亦常见之例(如《四库提要>)竞言曹寅为镶蓝旗,由上三旗改书为最末旗)非不可解也。暂记于此,以待续考。

    就以上文字看,周先生对英廉与冯铨,和珅与英廉,以及推断和珅属内务府包衣籍时所引的几点理由,皆颇具创见。这就大大引起了我们的兴趣,使我们不及等待周先生的续考,竟自查书的查书,核对的核对,将这一续考工作自动兜揽到自己头上了,唯请周先生多多见谅。

    以下分五个小题目将我们续考的结果分述如下:

    一、冯铨、英廉、和珅三者之间的关系

    首先应该指出,周先生说英廉是冯铨的后裔,不知据何史料?对此,我们考察的结果却是完全不同的。我们曾检索了同治十一年编修的《涿州志》,在该书中记有冯铨死后其弟冯铎、冯钰,其子冯源济、冯源淮,侄冯源泅均为清所册封②,并未划入内务府为奴。而冯家子弟也一直沿袭冯姓。我们又查了《清史稿》中的英廉传,该传记载:英廉字计六,冯氏,内务府汉军镶黄旗人。雍正十年举入。自笔帖式授内务府主事。乾隆初,命往江南河工学习,补淮安府外河同知,累迁永定河道……四十五年,大学士于敏中卒,上以英廉本汉军,协办有年,特授汉大学士。汉军投汉大学士自英廉始……四十七年,加太子太保,复署直隶总督……寻以病乞罢……卒,赐白金五千治丧,祀贤良祠,谥文肃。

    这里并没有说英廉的先人是冯铨,只提到他是冯氏,内务府汉军镶黄旗人。据此,他的先祖应属于《八旗满洲氏族通谱》中的尼堪姓氏。我们遂即检索了《八旗满洲氏族通诺》一书,在其卷七十八之尼堪姓氏下有冯士勇条:冯士勇,镶黄旗包衣旗鼓人。世居沈阳地方。来归无考。其元孙冯尔鹏,原任护军校,冯尔瑞原任笔帖式。四世孙冯德新,原任知县,冯德原任县丞。五世孙常庚,现任知县,福延、冯章,俱现任笔帖式。六世孙英连,现任同知。

    我们认为,此一六世孙英连实即英廉。第一,其出身、旗籍相符;第二,《八旗满洲氏族通谱》成书时现任同知,与英廉传所记补淮安府外河同知相符;第三,英连之上辈已用满名,不缀姓氏,英连亦如是,则以汉字书满名出现同音别字殊不为怪。因此,我们认为冯士勇才是英廉之先祖,他是世居沈阳的满洲尼堪姓氏,与涿州人冯铨毫不相干。如此则和珅与冯铨亦是同样不相干的。

    周先生把英廉说成是冯铨的后人,大抵是取材于《骨董琐记》一类的晚清;民国人的笔记。对于这一\'类材料,未经核实前本不宜轻信,不应不加鉴别即引以为据。而周先生不仅引用,还进一步发挥说:清初,汉人降臣卒后,子孙例入内务府为奴,铨卒于康熙一年,时犹沿关外旧法,冯氏没入内务府籍,当由于此。这一发挥又不知有何依据?这段话的前一半当然是正确的,但说康熙十一年犹沿关外旧法,必须有足够的证据。我们认为,到了康熙十七年(1678年)②,已是清军入关后的第三十四个年头,此一降臣后裔入旗为奴的政策,绝不会再实施了。就我们所知,包衣的主要来源是战俘,而清兵入关时摄政王多尔;衮已明令对归顺城池和乡屯散居人民,不许妄加害,不许擅掠为奴曳虽然八旗诸王不听约束.仍有掳人为奴之事,但至康熙年间,掳人为奴不仅已是个别事件,而且也是非法事件。

    包衣的另一来源是投充。至顺治四年(1647年),因投充影响国家财政收入,朝廷曾明令宣布;自今以后,投充一事著永行停止。此后则自康熙元年以来,并无民人投充旗下之例。

    至于汉人降臣卒后,子孙例入内务府为奴的这一条规定,到底延续到什么时候始予废除,我们尚未找到直接的史料依据。但根据一般历史常识来判断,这种以降臣后裔为奴的政策,实际上是一种奴隶制的残余,是十分愚蠢的陋习。而清王朝之所以能入关统治全中国,即因他能迅速地接受汉民族的先进政治、文化,不断地改革陋习。从政治上看,其最出色的一着棋,就是对明朝文武官员的广为招降纳叛,不断地瓦解对方,壮大自己。于是先有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的归顺.继有洪承畴、祖大寿的降服,以至吴三桂打开了山海关的大门,最后多尔衮抵达北京时,明朝文武百官列队郊迎五里外。试问,以降臣后裔为奴之制,对降臣来说将是多么巨大的屈辱,这对推行招降纳叛的路线来说又将增加多少阻力。清王朝要想入关统治全中国,再不取消这一陋习,割掉这一奴隶制的尾巴,那将是何等的愚蠢!荣膺墨尔根代青(墨尔根即满语智慧之意,代青即蒙语勇敢之意)称号的、足智多谋的摄政王多尔衮会充当这样的蠢人吗?

    再者,清军入关后,明朝文武百官大量地归降于清王朝,如果此时仍然保持那个奴隶制的尾巴,乾隆朝修成的《八旗满洲氏族通谱》一书中的尼堪姓氏,又不知要增加多少篇幅!然而,自尼堪姓氏下又查不到这些入关后的降臣后裔。事实上,如冯铨者,本非一般降臣,他降清后官至大学士,又赐婚满洲,得到多尔衮的宠信,实可谓之高等汉人。此辈任武职者,如孙可望、马得功、郑克块(郑成功孙)、郑钻绪、周全斌等,降后皆获公、侯、伯等世职封爵,并分别归入汉军八旗。他们的子孙,即入汉军旗籍,并承袭世职。而任文臣者,如冯铨、宋权、金之俊、王永吉、谢升等,虽无世职封爵,死后皆获谥号(仅冯铨予谥后又削去)。这些人的子孙,如宋权子宋荦,官至巡抚。在《清史稿》的宋荦传中,也并未见其隶属八旗或内务府三旗的记载。

    就治史者言,误引一则不应轻信的笔记材料本不足怪,但据此等材料更加发挥,又引伸出一则逆定理--据英廉之为冯铨后,则康熙十一年时犹沿关外旧制,就未免近乎荒唐了。

    周先生说和珅的母亲是英廉之女,此说亦与事实不符。周先生立此说的依据,大概是来源于丰绅殷德所著《延禧堂诗钞》中的一则诗注,其中丰绅殷德称英廉为先曾外祖。我们也检索了这条诗注,那是丰绅殷德在嘉庆十四年己巳(1809年)写下的《偶读先曾外祖梦堂相国集云云》下缀的一条很长的注。其中说:先外祖及外祖母下世时,太夫人尚幼,最蒙曾外祖怜爱,自教养以及聘嫁皆曾外祖为之经理。这段话很清楚地说明丰绅殷德之母是这个先曾外祖梦堂相国的孙女,意即和珅之母并非英廉之女,而是和珅本人娶了英廉的孙女。看来和珅也确有讨人喜欢之处,他不仅得到乾隆的宠信,而且,身居显位的英廉,远在和珅发迹之前(丰绅殷德生于乾隆四十年,当时和珅尚未发迹),就已看中了这个后生,把他亲手抚养大的娇爱的孙女嫁给了和珅。此一说之订正,对于了解英廉与和珅的关系是相当重要的。虽然从血缘上看,外孙与孙婿相差无几,且前者是肉上的肉疼不够,似乎更亲昵一些。但做为孙婿者,在以父母之命包办婚姻的时代,是另有一番格外垂青之意的。

    二、关于满洲世仆一词

    满洲世仆、八旗世仆二词均系史籍、档案中常见的词语,多以其泛指八旗军民。只有内府世仆一词才是指称内府包衣的特用语。现举实例如下:

    乾隆二十年(1755年)三月,有杀湖南学政胡中藻,赐死广西巡抚鄂昌一案。鄂昌姓西林觉罗氏,满洲镶蓝旗人。故大学士鄂尔泰从子。二人皆党附鄂尔泰。乾隆乃就胡著《坚磨生诗集》、鄂著《塞上吟》寻隙开诗狱;杀胡中藻,赐死鄂昌,并撤鄂尔泰出贤良祠。此一案之上谕中言及鄂昌时说:其身为满洲世仆,历任巡抚,见此悖逆之作,不但不知愤恨,且丧心与之唱和,引为同调,其罪实不容诛。此一鄂昌并非内务府包衣人,而乾隆则指称其为满洲世仆。

    再如,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有云贵总督特成额,因于五十年任湖广总督时,发生孝感灾民骚动之事而获罪。特成额姓钮祜禄氏,满洲镶黄旗人。他是开国元勋额亦都之后,康熙朝辅政大臣遏必隆之曾孙,乾隆朝内大臣策楞之子,大学士讷亲之侄,于《清史稿冲有传附于策楞传后。特成额于乾隆五十一年获罪时的一件奏折中说:我系满洲世仆,祖、父受皇上重恩……这里,籍属满洲镶黄旗的特成额,亦自称满洲世仆。

    又例如,周汝昌先生著《红楼梦新证》一书,其第七章史事稽年曾引乾隆十九年(1754年)九月,乾隆帝就盛京礼部侍郎世臣获罪一案的一则上谕:

    盛京为我朝龙兴重地,自定鼎以来,设立五部侍郎及奉天尹丞等官,分理庶政,教养旗民,责任綦重。且距京师仅有千余里,方今天下一家,即在汉人中,犹不应稍存择地之见,况满洲世仆,岂可遂忘根本。

    从上述文字中看,其中满洲世仆一词是与汉人相对应的。即周汝昌先生在此引文后所加的案语,也是这样理解和阐发的;

    八旗满洲,以诗酒为不肖行径,敢以此自鸣自高者,必遭罪谴。……自世臣之例出,\'满洲世仆\'岂复有敢言诗酒者;敦诚独谓雪芹\'诗胆如铁\',其情可以想见矣。

    因此,满洲世仆之称,完全不能说明和珅籍属内务府包衣。要知道嘉庆既已决定对和珅开刀,那么,在拟议其罪状时,正需要大揭和珅的老底。如其原属内务府包衣,何不用档案中常见的卑贱之人、包衣下贱等贬意更强的词句呢?

    再有,为了查清和珅所属的旗籍,我们检索了《八旗满洲氏族通谱》一书,在本文后一部分我们将详细论述。这里要指出的是:在该书中凡是出身包衣籍者皆明确注明,例如和砷同姓的钮枯禄氏中,就有如下数例:

    罗岱,镶黄旗包衣人,那尔察之亲兄也。
    正白旗包衣人吴班,陵和罗地方人,任厩长。其子吴沙纳,原任护军参领。
    正蓝旗包衣人吴达善,巴尔达地方人。

    和珅先祖为英额地方钮枯禄氏的噶哈察鸾系正红旗人,并没有注明是包衣,这就充分证明他不仅不屈上三旗包衣,也不屈下五旗中的正红旗包衣。

    三、关于和珅曾为咸安宫官学生员问题

    和珅确曾在咸安宫官学就读,怛这并不能判定他就一定是内务府包衣子弟。如果和珅进的是景山官学,那是可以据此判断其籍属内务府包衣子弟的,咸安宫官学则不然。不错,咸安宫官学刚成立时,仅供内务府子弟就学,在雍正初年,创建咸安宫官学的谕旨中,正是这样规定的:

    雍正六年十一月奉旨:咸安官内房屋现在空闲,看景山官学生功课未专,于内府佐领、管领下幼童及官学生内,选其俊秀者五六十名或百余名,委派翰林等即著住居咸安宫教习……

    雍正七年四月,遵旨议准于景山官学生,及内府佐领,管领下闲散幼童内,视其俊秀可以造就者,选九十名在学肄业……。

    但是,任何事物都是发展变化着的,到了乾隆朝时,这个规定就有了改变。还是在这个《钦定内务府现行则例》中又记载了一则新规定:

    乾隆元年二月……著将现在内府三旗九十名学生内,尔等公同选其优者,留三十名。再令八旗满洲都统等,将可以造就之俊秀子弟,每旗选十名,送咸安宫读书。如大臣子弟内有情愿入学者,亦令入于额内读书。自上述规定后,咸安宫官学的学生成份就大大改变了,它虽与景山官学,回子宫学,长房官学同属内务府管辖,但已不再是专吸收内务府包衣子弟了。嘉庆朝礼亲王昭裢《啸亭杂录》所述,亦足资旁证:

    雍正中,设八旗官学,凡三品。设咸安宫官学在西华门内,择八旗子弟之尤俊秀者,充补学弟子……其教习皆用进士,或参用举人,非旧制也。其次曰景山官学,

    在景山内,皆内务府子弟充补……其次曰八旗官学,每旗各设学一,择本旗满洲、蒙古、汉军之子弟补充。

    从上述昭裢所记来看,咸安宫官学实为官学中之最上品,在这里读书的学生,不但要学业优等,而且还要相貌俊秀,其教习亦不同一般。用现在的话来说,咸安宫官学正是一所师资力量强,又择优录取的重点学校。

    和珅生于乾隆十五年(1750年),其为咸安宫官学生时,当在乾隆二、三十年间。那时,咸安宫的官学生,已大部不是内务府子弟了(八旗子弟与内务府子弟的比例,是八与三之比)。因此,不能仅据和珅曾为咸安宫官学生这一点,就判定他是内务府包衣子弟。

    四、关于一般旗民与内务府包衣人通婚问题

    和珅为英廉之孙婿,这一点是事实。但不能以英廉隶属内务府包衣籍,即判定和珅也籍属内务府包衣。的确,清初对包衣佐领、管领下人与八旗人联姻是有禁令的,但以后执行得并不严格,相互通婚之例亦是有的。内务府包衣人曹寅之女不是也作了平郡王福晋了吗?更何况和珅与英廉的孙女婚配时,已是乾隆三十年(1765年)以后的事,那时是否仍沿此禁令行事呢?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乾隆二年四月十六日内务府奏案一件,说:奉旨:嗣后内府佐领下除名之女子,听从伊等父母与八旗结亲一事,恭谢天恩。此件正文系满文,承懂满文的同志阅后见告,该件系当时任总管内务府大臣的庄亲王允禄,为内务府属下拜唐阿浑托惠,就其子女与八旗通婚一事,叩谢天恩所拟之代奏谢恩折。足见最迟在乾隆二年,此一内务府包衣人与八旗通婚之禁令即已解除。另在周汝昌先生著《曹雪芹小传》中亦言及此事。周先生说:乾隆二、三年间,一方面准许包衣佐领、管领与八旗联姻,一方面定出开户(即脱离旗主,独自立户)的条例。

    如此,在没有充分理由证明英廉一定要招一个内务府包衣人做自己的孙女婿的话,又怎么能判定和珅一定要与英廉同籍,隶属内务府包衣呢?

    五、一重题外疑云

    在我们考察和珅的出身、旗籍问题时,意外地发现了一则对我们立论十分不利的反面材料,那就是《清史列传》和琳传中所记,和琳曾于乾隆五十一年署杭州织造。因《钦定大清会典事例》中记有这样一条规定:

    ……雍正元年奉旨:内务府属司官所用之旗员,拣选好者奏留,其余一概拨回,不堪用者即行参革,不可徇情。所遗之缺即著补用内府人员。钦此。

    遵旨议定:凡内务府属官,嗣后均用内府人员。

    根据上述规定,内务府属下的江宁、苏州、杭州三处织造,都必须任用内务府籍人员。从当时的内务府档案中看,织造的任命,按例向由总管内务府大臣于内务府所属各司郎中、员外郎中物色候选人数名,开列衔名,专折题奏。然后由皇帝朱笔圈定一人(无需引见)。据此判断,由于和琳出任过织造,和琳、和珅一系应隶属内务府籍。

    这一则材料的意外发现,确使我们心中打了一个问号。我们从周先生的著作中知道,周先生是看过《清史列传》的,也许是一时疏忽,他竟然让这一则足以判定和琳、和珅一系隶属内务府籍的重要证据,在他眼前轻轻溜掉了。然而我们不能因这一则材料对我们立论不利就避而不谈。于是,下决心深入虎穴穷其究竟。我们遂即查阅了乾隆五十一年的《上谕档》,一看档案,真相大白。原来此项织造的任命,关系着一大政治案件,在这-案件中,和琳在其兄和珅的导演下,扮演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角色。

    此案缘起于广东巡抚孙士毅、浙江学政窦光鼐参劾两广总督富勒浑(原任闽浙总督),浙江藩司兼署杭州织造盛柱的贪污事件。乾隆委派了正在巡视河工途中的大学士阿桂转赴杭州为钦差,查办此案。和琳于乾隆五十一年五月盛柱解任候质时,由乾隆皇帝以上谕任命其署理织造。现将当时的几则上谕摘引如下:

    协办大学士尚书和寄钦差大学士公阿、尚书曹、侍郎姜、浙江巡抚伊、浙江学政窦,乾隆五十一年五月初四日奉上谕:据曹文埴等奏,续查过宁、台、衢、处四府库仓储,连前七府共亏银二十七万二千余两……至窦光鼐折内所称,盛柱上年进京携资过丰,外间颇有烦言。又督臣过往嘉兴、严、衢上下游地方,供应浩繁,门包或至千百等语。此事大有关系,不可不严切查究。现已降旨:将盛柱解任候质,令和琳暂署织造事务……

    乾隆五十一年五月初四日奉旨:盛柱现有质讯事件,著即解任候质,所有杭州织造事务著和琳署理。钦此。

    但盛柱到底是皇帝的小舅子,不管派谁来查办,都得把他的事大事化小的。所以没出一个月,盛柱一案便趋近烟消云散的尾声了。此时,乾隆皇帝又下了一道上谕,由和珅转发给阿桂等人。

    乾隆五十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奉上谕……若檄调各州县来省与窦光鼐公同面讯,逐层驳诘实无馈送盛柱情事,则盛柱于此案本属无过,仍可令其复回织造之任。阿桂一面奏闻一面传旨,令盛柱接印任事,和琳仍令随同查办事件。

    此案之情节颇曲折,因属题外不复冗述,但有趣的是,阿桂以钦差派往浙省办案,和砷则坐镇京师,以协办大学士的身份往来递奏传旨,而被查办的主要对象又是阿桂的族孙富勒浑。要知道阿桂与和珅在内阁中一向处于两峰对峙的局面,这样我们就不难理解和琳出任织造的真意何在。这一个和琳,原是和珅派赴杭州的坐探,他的使命是监视阿桂,搜集有关情报。这无疑是和珅在乾隆面前下了功夫,为他把这张委任状搞到手的。因而,此委任无需一切例行手续,而以一反常规的特旨,将原任工部郎中的和琳委署了杭州织造。

    综上来龙去脉,和琳之出任织造,绝不足以说明他隶属内务府包衣籍。

关于和珅的旗籍

    官书皆云.和珅为满洲正红旗人,唯周汝昌先生对此提出异议。我们则沿着周汝吕先生质疑的路途加以续考,所得的最后结论是:和珅的确是满洲正红旗人。其理由如下:

    周先生据和珅曾任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正白旗满洲都统,即怀疑其不应隶属正红族。但领侍卫内大臣、八旗都统,副都统这些内廷与八旗高级官职的任命,与各该职官本身之所属旗籍并无关系。这是可以举出很多例证的。如讷亲属满洲镶黄旗,却曾任镶白旗满洲都统。隆科多属满洲镶黄旗,却曾任正蓝旗蒙古副都统。傅鼐属满洲镶白旗,却鸭任镶黄旗汉军副都统。因此,和珅之任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正白旗满洲都统,并不足以证明和坤隶属正白旗。更何况和珅开始发迹的乾隆四十年(1775年),首任八旗副都统时,却是正蓝旗满洲副都统,四十一年又调镶黄旗满洲副都统,四十五年又调镶蓝旗满洲都统,只是四十五年六月,曾授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而四十六年又授镶蓝旗满洲都统,四十九年三月,授正白旗满洲都统,嘉庆元年又调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镶黄旗满洲都统。纵观和珅一生所任领侍卫内大臣、八旗都统、副都统之职,遍及正黄、正白、镶黄、正蓝、镶蓝五旗,周先生何以独言其正白,将其它四旗尽数隐去呢?再有,周先生说:和珅的至亲也是正白旗,其坟地也在东郊,为正白旗区。此说更不知有何依据?周先生曾为和珅找到一个正白旗的亲戚,就是那个两耳重听的昏庸相国苏凌阿,他是和琳的儿女亲家,恐怕还够不上什么至亲。而英廉是和珅的太岳父,实可谓之至亲,但英廉却是镶黄旗包衣籍。我们检索了和珅原居英额地方的先祖噶哈察鸾的亲属,只有其弟额赫理萨满是正白旗人,但传到和珅这一辈时,已过了不知多少代,完全说不上什么至亲了。

    周先生说和珅的坟地在东郊,大概是根据嘉庆四年(1799年)为其议罪时,其罪状第十四款所言:

    ……蓟州坟茔设立享殿,开置隧道,致附近居民有和陵之称,其大罪十四。但这一所谓之和陵,指的是和珅发迹以后特建的坟茔,亦即丰绅宜绵所说的:先大人故茔照公爵所建,己末后不敢复用,另迁刘村。今即将此地为弟茔兆。那么和珅家的祖坟在什么地方呢?我们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清内务府奏销档》,道光二年六月的-册中找到了答案: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奏闻请旨事。前经奉旨:从前查抄和珅西直门外白石桥入官地六顷余亩,附近伊家祖坟,著加恩赏还和孝公主作为祭田……。

    这里有案可查的是,和珅家的祖坟坐落在西直门外白石桥附近。大约这里埋葬了和珅家自从龙入关以来的几代祖先,此处正属正红旗领地,哪里是什么正白旗区呢!况且蓟州远离北京二百多里,当时属直隶总督管辖,嘉庆四年为和珅议罪时,即是指派直隶总督胡季堂进行实地调查的,又怎么能叫北京东郊呢?更何况八旗军民之茔地是否与各旗分领地一致,也还是个问题。《总管内务府奏查抄李煦在京家产情形折(附清单)》中所记李煦家的茔地也不在东郊,反而在北京西南方的房山县境内。

    以上我们针对周汝昌先生的论据做了一些反证,但和珅到底属何旗分?这还需要拿出一些可靠的材料,予以正面回答。

    除《清史稿外》,对和珅记载得更详细一些的是《清史列传》,其中记有:

    和珅,钮枯禄氏,满洲正红旗人……和珅于四十一年入正黄旗。及得罪,仍隶正红旗。

    除此之外,我们检索了《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在英额地方钮祜禄氏颂中,查到了和珅的先世噶哈察鸾。现抄录如下:

    正红旗人。系赖卢浑都督之亲伯也。国初来归。……元孙锡礼浑,原任护军校;纳鼎,原任山西布政使;,常绶,原任步军校;鄂克济哈,原任骁骑校;硕礼和,原任给事中;图尔泰、爱唐阿,俱原任御史兼佐领;拉汉泰,原任佐领;尼雅哈纳,由闲散过北京,征山东,梯攻河间府,首先登城克之,赐巴图鲁号,授三等轻车都尉。卒,其子鄂锡理袭职。卒,其子武勒袭职。卒,其亲叔之子长生袭职。卒,其子阿哈硕色袭职,兼佐领,从征准噶尔,在和通呼尔哈脑尔地方击贼阵亡,其叔伊兰泰袭职时削去恩诏所加之职,承袭三等轻车都尉,历任护军统领兼佐领。卒,尼雅哈纳巴图鲁之四世孙常保现袭职,后追叙阿哈硕色阵亡军功,赠一等云骑尉,其子善宝现袭。

    据以上材料,我们不难理出和珅家族世系的来龙去脉,并得出和珅籍属正红旗的结论。如果认为《清史列传》、《八旗满洲氏族通谱》等官书还不足据,那么我们对于和珅旗籍的考察,也还有其它旁证。

    旁证之一是丰绅殷德死后,他的友人张从孚所作的挽诗《挽天爵道人(有序)》。此诗被收入《延禧堂诗钞》,其诗序中有言:

    道人讳丰绅殷德,号润圃。正红旗人,尚十公主。

    张从孚是丰绅殷德同时的人,又系其生前友好,我们认为他的话是不会错的。

    除此之外,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内藏有一无年代标记之《正红旗满洲蒙古汉军世职名册大修册》,册内记有和琳及其子丰绅宜绵,原件所书如下:

    正红旗满洲
    由正黄旗满洲移
    应图黑
    云骑尉   袭系原立官   和琳    图黑
             现袭良辅     更名丰绅宜绵   不图

    按此一册虽未标年代,但根据档册中人死后图黑之惯例,及已将和琳父子还入正红旗,可知该册书于嘉庆四年以后,但亦是丰绅宜绵在世之时,其年代亦不至推后很多。

    据此一世职名册中之记载,和珅、和琳一族之旗籍,原属满洲正红旗,继而抬入满洲正黄旗,获罪后复移还正红旗。

    以上二则官书以外的材料足资铁证。可以肯定,在和珅旗籍问题上,官书所记并无谬误,亦无须再费功力去考证了。

    综上所述,我们在周汝昌先生的启示下,对和珅的出身、旗籍加以续考,其最后的结论是:和珅是满洲正红旗人。既不是内务府包衣正白旗人,也不是其它下五旗的包衣人。




  • 上一篇:1616年上尊号后努尔哈赤政权名称考辨

  • 下一篇:有关满族开国史的古籍整理与研究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被遗忘“光荣革命”——评《立宪时刻
    岫岩八旗的记忆-清中后期本八旗学堂
    康熙皇帝:不修长城修“关系”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