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历史>清代>
大清帝国的建立过程(一)
大清帝国的建立过程(一)
作者:
文章来源:走进关东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3-12-23 10:13
★★★
清为满族所建,满族祖先可上溯周代肃慎,武王灭商,肃慎来贡楛矢石砮,以示祝贺。其名称历代多变,汉称挹娄,南北朝称勿吉,隋唐称靺鞨,其中粟末部,曾建渤海国。五代称女真,辽称女直,分之为两部,称熟女真和生女真。生女真之完颜部建立金朝,灭辽与北宋,迁都燕京(今北京)。后则与南宋皆亡于蒙古。

  其后女真分之为建州女真、海西女真、野人女真三部,满族则出自建州女真。元对建州女真设五个万户府,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六世祖猛哥帖木儿,为五万户之一。明灭元,女真归附,明分设建州女真为左卫、右卫二部,帖木儿为建州左卫指挥,其弟为建州右卫指挥。

  至明嘉靖时,女真大体分为四部:建州部,地在苏克苏浒河(今辽宁省苏子河)、浑河(今辽宁浑河北岸)地区。扈伦部(又分四部:叶赫,在开原东北的叶赫利河,即明所谓北关;哈达,在开原靖安堡广顺关外小清河,今辽宁清河流域,明称为南关。辉发,乌拉,皆在今吉林地区。)长白部,在今吉林地区。东海部:在今黑龙江地区。

  此时女真各部,开始由清太祖努尔哈赤进行统一。据满族传说,天女佛库伦吞食神鹊所衔朱果,生下一男孩,以爱新觉罗为姓,以布库里雍顺为名,居住在长白山之东的俄漠惠之野鄂多里城,国号满洲。

   布库里雍顺数传之后,即清人所谓肇祖原皇帝,名都督孟特穆。其孙锡宝齐篇古,生子一,即兴祖直皇帝,名都督满福。兴祖第四子,为景祖翼皇帝,名觉昌安。景祖兄弟六人,各筑城分居,称为宁古塔贝勒,是为六祖。景祖时开始兼并周围部族,已尽收五岭以东、苏克苏浒河以西二百里内诸部,势力渐盛。景祖第四子,为显祖宣皇帝,名塔克世。显祖生五子,长子即清太祖高皇帝,名努尔哈赤。清人称之为聪睿贝勒,生于明嘉靖三十八年。

  明万历十一年,努尔哈赤的祖父、父亲(即景祖、显祖),为明宁远伯李成梁和建州的苏克苏浒部图伦城主尼堪外兰所害。明为安抚努尔哈赤,归还景、显二祖尸体,又封努尔哈赤为龙虎将军,授为建州左卫都指挥使。明欲以尼堪外兰为满洲国主,而努尔哈赤同族宁古塔诸祖子孙,也想加害努儿哈赤。努儿哈赤此时年25岁,为报祖、父之仇,且争满洲之权,遂以祖、父遗甲十三副,攻打尼堪外兰的图伦城,尼堪外兰败而弃城走。努尔哈赤由此开始统一女真各部。

  在统一过程中,努尔哈赤创制了满文。当时只有女真语而无文字,书翰之类用蒙古文字以代言者,占十之六七,用汉字以代言者,十之三四。万历二十七年(1599),命额尔德尼和噶盖两人,以蒙古文字母与女真语言音拼成满文。

  又不断加强满族的组织。1601年(万历29年),初设牛录制。此前女真人出兵校猎,各以族党为伍,人出一箭,十箭设一长,称为牛录。此时以人口渐多,编三百人为一牛录,其长称牛录额真。又将众牛录总分为四旗,以黄、红、蓝、白四色区分之。1615年(万历43年),改进牛录与四旗制度。每一牛录分编成四个塔坦,各设一章京和一拨什库管理之。牛录之上,五牛录为一甲喇,五甲喇为一旗,每一甲喇设一甲喇额真,每旗设固山额真一员。固山额真即各旗旗主,领步骑兵七千五百名。每固山额真之下,分设两梅勒额真,为其副手。原有四旗已不足统辖,遂添设四旗,为镶黄、镶红、镶蓝、镶白四旗,合为八旗。八旗之间是平行关系,努尔哈赤为八旗最高统帅,领有巴牙喇五千余骑,为其直属卫队。此外,努尔哈赤还亲自统领正镶两黄旗,其二子代善领正镶两红旗,其八子皇太极领镶白旗,其五子莽古尔泰领镶蓝旗,其长孙杜度领正白旗,其侄阿敏领正蓝旗。

  为理政事,又设理政听讼大臣五人,以扎尔固齐十人佐之。五日一视朝,八旗旗主与议政五大臣,一同议政,参决机务。又颁布法制,命扎尔固齐分任庶务,听审诉讼,然后言于五大臣,五臣复审后,报告诸贝勒,议定之后,奏明努尔哈赤。

  丙辰年(1616,明万历44年)正月,努尔哈赤正式称帝,国号称大金,年号为天命元年。建国称帝,表示努尔哈赤统一满族的成功。下一步的行动是南进攻明。戊午年(天命三年)三月,正式出军攻击明朝,临行时书“七大恨”告天。其词曰:“我之祖父未尝损明边一草寸土也,明无端起衅边陲,害我祖父,恨一也。明虽起衅,我尚欲修好,设碑勒誓,凡满汉人等,毋逾疆土,敢有越者,见即诛之,见而故纵,殃及纵者。讵明复渝誓言,遣兵越界,卫助叶赫,恨二也。明人于清河以南,江岸以北,每岁窃逾疆埸,肆其攘夺,我遵誓行诛,明负前盟,责我擅杀,拘我广宁使臣纲古里、方吉纳,挟取十人,杀之边境,恨三也。明越境以兵助叶赫,俾我已聘之女改适蒙古,恨四也。柴河、山岔、抚安三路,我累世分守疆土之众,耕田艺谷,明不容刈获,遣兵驱逐,恨五也。边外叶赫获罪于天,明乃偏信其言,特遣使臣,遗书诟詈,肆行凌侮,恨六也。昔哈达助叶赫二次来侵,我自报之,天既授我哈达之人矣,而明又党之,挟我以还其国。已而哈达之人数被叶赫侵掠。夫列国之相征伐也,顺天心者胜而存,逆天意者败而亡,何能使死于兵者更生,得其人者更还乎!天建大国之君,即为天下共主,何独搆怨于我国也。初扈伦诸国合兵侵我,故天厌扈伦启衅,惟我是眷。今明助天谴之叶赫,抗天意,倒置是非,妄为剖断,恨七也。因此七大恨,是以征之!”此次出兵,努尔哈赤率步骑二万围攻明之抚顺,明军战败失守。广宁明军往援,亦将死军败。自此发后,年年出兵攻明,明则节节败退,抵挡不住满族的进击。

  己未年(天命四年)三月,击败明朝二十万大军的进攻,继而攻取明开原、铁岭,征服叶赫部,大拓疆土,东至大海,西至明之辽东界,北自蒙古科尔沁之嫩乌喇江,南暨朝鲜国境,凡语言相同之部落,俱征讨徕服而统一之。庚申年(天命五年),攻至明沈阳北门。辛酉年(天命六年)攻下明辽东重镇沈阳、辽阳,努尔哈赤遂迁都辽阳,同年又出兵朝鲜,尽灭明之驻军。壬戌年(天命七年),攻克明之广宁、义州、西平堡、镇静堡等,兵锋已至山海关。乙丑年(天命十年),出兵攻明旅顺口,歼其兵,毁其城。丙寅年(天命十一年),努尔哈赤又大举征明,锦州、松山、大凌河、小凌河、杏山、连山、塔山七城明军守将均逃遁。唯宁远明军固守,攻之不克。此年七月庚戌,努尔哈赤崩于靉靆堡,年六十八。其第八子皇太极继位,是为清太宗文皇帝,时年三十有五,改明年为天聪元年。皇太极新设八大臣制,八旗各一人,为八固山额真,总理一切事务,与诸贝勒偕坐共议。又设十六大臣,八旗各二人,佐助八大臣以理国政,但不可出兵驻防。

  以下东华录正文。

  丁卯年(天聪元年)正月,十四日夜,满洲军攻克朝鲜义州城,毛文龙遁入岛。继而攻克定州、汉山城,渡过嘉上江,攻克安州,至平壤,进驻中和,息马七日。又至黄州,进驻平山,渐逼李倧王京。倧父子皆逃,遣族弟原昌君李觉等进献马及虎豹皮等物请和。三月三日,焚书盟誓,军还。三月,方吉纳等偕明使杜明忠齎袁崇焕书至,书云: “辽东提督部院致书于汗帐下: 再辱书教,知汗之渐渐恭顺天朝,而息兵戈,以休养部落。往事七宗,抱为长恨者,不佞宁忍听之漠漠,但追思往事,穷究根由,今欲一一明晰,恐难问之九原,不佞非但欲我皇上忘之,且欲汗并忘之也。然十年战斗,夷夏之人,肝脑塗地,三韩膏血,弥漫草野,天悉地惨,极悲极痛之事,皆为此七宗,不佞可无一言乎? 今南关、北关安在? 河东西死者宁止十人? 仳离者宁止一老女? 辽沈界内之人民不能保,宁问田禾? 是汗之怨已雪,而志得意满之日也,惟我天朝难消受耳! 今若修好,城池地方作何退出?官民男妇作何送还?是在汗之仁明慈惠,敬天爱人耳。”兼欲裁减和礼,撤回征朝鲜之兵。四月,明使杜明忠还,皇太极作答书曰: “大满洲国皇帝致书大明国袁巡抚: 尔来书欲我忘七恨,因而先世君臣欺陵我国,致起干戈,所以令尔闻知,使两国是非晓然,故遣官议和。若犹怀七恨,则遣官亦何为哉? 又云: ‘今若修好,城池地方作何退出? 官民男妇作何送还? ’以理直在我,蒙天垂佑,赐与城池官民,今日退还,是不愿讲和,有意激我之怒也。又曰: ‘所开诸物,往牒不载。’考旧典,视此数多者有之,少者亦有之,我亦悉知。又云: ‘方以一介往来,又称兵朝鲜何故? 遂疑汗之言不由中也。’夫我岂无故而征朝鲜? 又何尝向尔等有不征之说? 有何言不由中而尔疑之也?尔口言修好,乃发哨卒入我境,收纳逃亡,修葺城堡,是尔之言不由中也。我将帅实疑尔矣。又云: ‘息止刀兵,将前后事情讲析明白。’此言是也,乃又云: ‘往来书札,无取动气之言,恐不便奏闻也。’夫是与非必须说明,然后和好可固。若匿其意而不言,徒以无取动气之语相抑,恐难以讲和也。如此欺谩之词,与前辽东广宁官员相欺可异哉? 又云: ‘只愿坚意以事我皇上,宣扬圣德,料理边情。’尔君之德,尔自宣扬之,我异国之人,何由得知? 尔之边疆,尔自理之,我之边疆,我自理之,我奈何为尔料理边情也。不讲两国修好之言,而出此轻人之语何哉? 尔袁巡抚诚明智之人,乃不思宜如何致太平,利国家,为结好修和之词,而徒出大言,岂空言可以制胜乎? 因尔书有慢词,故以此相答。至和好之事,尔或怀疑,我无疑也。又云: ‘先开诸物,所当自裁。’我所裁者,初和之礼,尔当送金五万两,银五十万两,缎五十万匹,梭布五百万匹。我国以东珠十颗,黑狐皮二张,元狐皮十张,貂鼠皮二千张,人参一千斤相答。既和以后,两国往来之礼,每年尔送金一万两,银十万两,缎十万匹,梭布三十万匹。我国以东珠十颗,人参一千斤,貂皮五百张相答。若以此言为然,肯修和好,当即定议为善。至袁巡抚来书,尊尔皇帝如天,李喇嘛书中,以异国之君,列于尔国诸臣之下。此乃尔等私心所为,非理之当然也。我今揆之以义,将尔明皇帝比‘天’下一字,我下尔明皇帝一字,尔明诸臣下我一字书写。我知尔等欺诈,故不遣使。以后凡有书来,若尔国诸臣与我并书,我必不听。”五月,闻明人于锦州、大凌河、小凌河筑城屯田,亲率将士由上榆林至辽河广宁,直趋大凌河,明守兵遁,遂围锦州城。癸巳,攻宁远,大败明兵。己亥,攻锦州。庚子,班师。丁未,还沈阳。八月,贝勒败明兵船于辽东,获守备等官。天聪二年,正月,亲征察哈尔国多罗特部,杀其台吉古鲁。明袁崇焕以总兵毛文龙据南海皮岛与满洲私通,杀之。五月,闻明兵弃锦州,命贝勒阿巴泰等略明地,并墮锦州城及杏山、高桥,并十三站以东墩台二十一处。贝勒济尔哈朗、豪格征硕特塔布囊,擒之,尽收其人民。九月,皇太极亲征察哈尔国,徴各部落兵,科尔沁台吉满朱习礼,敖汉部济农琐诺杜陵,奈曼部达尔汉巴图鲁哀衮出斯,札鲁特台吉喀巴海,喀喇沁部汗喇思喀布、布颜色海之子台吉毕喇什、万旦卫徴、塔布囊马济、贝勒耿格尔等各率众来会。丁丑,驰击席尔哈、席伯图、英、汤图等处,克之。追捕败军至兴安岭,获人畜无算。十二月,札鲁特部举国来归。天聪三年,正月,先是,命四大贝勒按月分直,掌理一切机务,至是令以下诸贝勒代理直月之事。二月,奉迁太祖高皇帝梓宫于沈阳城东二十里浑河北石觜头山。蒙古喀尔喀扎鲁特贝勒戴肯等各率其属来降。闻明故将毛文龙属下汉人由海岛移驻朝鲜之铁山,遣兵剿之。

  出兵征察哈尔国,降其边境二千户。四月,命人翻译汉文书籍,并记注本朝政事,以昭信史。九月,济尔哈朗等人略明锦州、宁远。十月,伐明。乙亥,军次老河,命右翼攻大安口,左翼从龙井关入。大军继发。丁丑,攻克龙井关。军至汉儿庄城外,明军出降。又招降潘家口明军守将。戊寅,攻克洪山口城。辛巳,太宗发洪山口,至遵化,遗明巡抚王元雅书。十一月,壬午朔,右翼诸贝勒率兵会于遵化。先是,济尔哈朗、岳托等于十月二十六日乘夜攻克大安口,遂进军,马兰营、马兰口、大安口三城俱降。二十八日,趋石门,降之。明总兵赵率教率兵四千援遵化,阿济格击斩之。初三日,攻遵化城,八旗分路进攻,明守兵溃,巡抚王元雅自经,尽屠城中拒命者。命将守遵化。遣大贝勒莽古尔泰等人率兵赴通州河,相视津度,兼捕哨卒。庚寅,太宗自三河县起营。分兵进击顺义县,败明大同总兵满桂、宣府总兵侯世禄,顺义知县率众降。辛丑,大军迫燕京。太宗亲营于城北土城关之东,两翼兵营于东北。明总兵满桂、侯世禄来援,至德胜门。宁远巡抚袁崇焕、锦州总兵祖大寿屯沙窝外门外。莽古尔泰分兵为三。时敌于右偏伏兵甚众,豪格独趋右偏,败其伏兵,追杀至城壕边。三贝勒阿巴泰、阿济格、多尔衮由正路入击,败敌兵,亦追杀至城壕。用反间计,使明帝杀袁崇焕。袁崇焕死,祖大寿大惊,率所部奔锦州,毁山海关而出。十二月壬子,建州兵克固安县,尽歼其众。丙寅,后金兵发良乡,趋燕京,营于京城西北隅。丁卯黎明,攻城,斩明满桂、孙祖寿等,擒黑云龙、麻登云。壬申后金派军略通州等处,焚毁船只,攻克张家湾。遣人将两份和议书置于德胜门外与安定门外。丁丑派精兵四千围永平,攻克香河县。皇太极与大贝勒等往视蓟州情形,会山海关步兵来援,遇于城外,悉击歼之。天聪四年正月,辛巳,后金军抵滦河。壬午,至永平。甲午,攻克之。遂留兵一万守城,大军向山海关进发。己丑,命蒙古兵攻昌黎县,不能克,增兵助之,复不克。皇太极亲携攻具攻之,城上木石枪炮齐发,火燎梯折,焚近城房舍而还。甲午,滦州降,命固山额真纳穆泰等率兵守之。又派军驻防汉儿庄城。辛丑,遇明兵入营,皆击败之,射杀明兵部尚书刘之纶。

  自天聪三年十月征明,抵燕京,转克遵化、永平、滦州、迁安诸地。二月甲子,班师,命阿巴泰、济尔哈朗、萨哈廉守永平,鲍承先、白格守迁安,图尔格、纳穆泰守滦州,察哈喇、范文程守遵化。

  三月,庚寅,命阿敏、硕托往代阿巴泰等人守永平、滦州、迁安、遵化等地。

  四月辛酉,阿巴泰等人率所部返国。

  五月,明军攻滦州,后金守将纳穆泰等屡击退之,阿敏、硕托只派数百人往援,而尽收迁安兵及居民入永平。明军复攻滦州,纳穆泰不能支,遂弃城奔永平。于是阿敏将永平城内明军降官白养粹等尽数处死,并屠城中百姓,收其财物,乘夜弃永平城而归,出冷口。其余镇守遵化等处后金兵也弃城还。 后金众贝勒议阿敏十六大罪,请诛之。皇太极免死幽禁,夺所属人口奴仆财物牲畜。革硕托贝勒爵,夺所属人口。其余将领亦各坐罪有差。

  天聪五年,正月,造红衣大将军炮,后金造炮自此始。

  三月,令两大贝勒,及议政十贝勒、八大臣直言国事。

  五月,命总兵楞额礼、喀克笃礼率兵征海南岛。

  六月,定功臣袭职例。

  七月,议设统兵将帅。每固山额真下两翼,各设梅勒额真一人,每甲喇各设甲喇额真一人。又定官职,设立六部,每部以贝勒管理,其下设承政、参政、启心郎,改巴克什为笔贴式,本赐名者仍之。闻明总兵祖大寿等兴筑大凌河城,昼夜督催,因统大军征之。

  八月,壬寅,次旧辽河,蒙古各部率兵来会。癸卯,命贝勒德格类、岳托、阿济格率兵由义州进发,屯于锦州、大凌河之间。丁未,两路军俱抵大凌河,时城墙已完,遂进围之。后金兵环城掘壕筑墙,断绝城内外出入。辛亥,招降大凌河西山一台,城南冈一台。壬子,射书入城,谕城内诸蒙古军。丁巳,明兵二千自松山来援,后金兵击败之。甲子,又派兵往松山,追击明援兵。乙未,明监军道张春、总兵吴襄等率军四万来援,过大凌河,距城十五里立营。后金兵先派精锐扼明军退路,两翼兵直冲明营。明军坚不为动,火器齐发,声震天地。后金右翼冲入明军营中,明总兵吴襄、副将桑阿尔寨等先奔,明大军遂溃,遇伏,悉歼焉。张春等被俘。

  十月,遗书祖大寿,招之降。未几,大凌河粮尽,祖大寿欲突围而不得。后金复遣所俘参将姜新招降祖大寿,大寿降志乃决,遣其养子祖可法为质。诸贝勒问:“尔等死守空城何意?”可法曰:“因前屠戮辽东永平降民,是以畏死耳。”岳托曰:“辽东之事我等不胜追悔,永平乃二贝勒阿敏所为,已论罪幽禁矣。”戊戌,祖大寿杀其副将何可纲而降,可纲含笑而死。

  十一月,纵祖大寿入锦州。丁巳,后金大军返还。张春不肯剃发,令与白喇嘛同居三官庙。 天聪六年正月,管兵部事贝勒岳托言:“先年克辽东、广宁诛汉人拒命者,后复屠永平、滦州,以是人怀疑惧,纵极力晓喻,人亦不信。今天以大凌河与我,臣愚以为当善抚养,则人心归附,而大业可成矣。”皇太极嘉纳之。 二月,以大凌河归降及俘获汉人分隶后金军将校,尽令移居沈阳,以国中妇女千口分配之。其余令诸贝勒大臣各分四五人,配之以妻室,善抚养之。

  三月,以国书十二字头向无圈点,上下字雷同无别,命巴克什达海酌加圈点,以分析之。

  四月,皇太极亲率大军征察哈尔。五月,以察哈尔遁,复议征明。后金大军次木鲁哈克沁,命贝勒阿济格等统左翼兵掠大同、宣府一带,济尔哈朗等统右翼兵掠归化城黄河一带。

  六月,遣官带书信诣大同、宣府各处议和。甲午,与明宣府巡抚沈某、总兵董某等议和,定盟约,大军还。 天聪七年正月,谕各牛录额真“督率所属,三时习射,此系我国制胜之技,可不努力学习耶。” 三月,遣贝勒济尔哈朗筑岫岩城,贝勒阿巴泰筑揽盘城,贝勒阿济格筑通远堡城,贝勒杜度筑鹻场城,分兵驻守。 五月,明将孔有德、耿仲明自山东航海来归。大凌河之战,明登州巡抚派孔有德率兵应援,途中反叛,与耿仲明内外应合,攻下登州,逐明巡抚。继而攻取各城堡,山东扰乱。明总兵祖大弼率兵围剿,孔有德乃突围由海道来奔。

  六月,癸酉,封孔有德为都元帅,耿仲明为总兵官。 七月,贝勒岳托、德格类及孔有德等攻克明旅顺口。 八月,壬戌,遣贝勒阿巴泰略明山海关一路。 十月,明广鹿岛副将尚可喜输款于后金。 天聪八年,正月朔旦,皇太极御殿,命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与和硕贝勒等同列于第一班行礼。 尚可喜招抚长山、石城二岛。 二月,命阿山等率管护军大臣鳌拜等略锦州。 三月,辛卯,攻略锦州。 四月,以沈阳为“天眷盛京”,以赫图阿喇城为“天眷兴京”。辛巳,初命礼部考取通满洲、蒙古、汉书文义者为举人十六名,此为设科取士之始。 五月,分辨步、骑、守、哨等兵名色,以随固山额真行营马兵为骑兵,步兵为步兵,护军哨兵为前锋,驻守盛京炮兵为守兵,间驻兵为援兵,外城守兵为守边兵,旧蒙古右营为右翼兵,左营为左翼兵,旧汉兵为汉军,孔有德为天祐兵,尚可喜为天助兵。

  征东海虎尔哈部。 七月,皇太极亲率大军由宣府略朔州一带,定议四路兵俱于七月初八日入边。 八月,命诸贝勒率兵略山西代州、朔州等路。甲子,攻克应州之石家村堡。壬午,大军至怀远。癸未,大军至左卫城南驻营。 闰八月,甲申,大军驻城东。丙戌,大军驻左卫河北。丁亥,攻万全左卫城,克之。庚寅,班师。 十二月,出兵征黑龙江。分定专管牛录。出兵征瓦尔喀。 天聪九年二月,出兵往收察哈尔林丹汗之子额尔克孔果尔额哲。上年察哈尔林丹汗已死,其属来归者纷纷,故有是举。 五月,出兵入宁、锦界,明军在大凌河奔溃,追至锦州松山城五里处收军还。大军随即渡黄河,抵察哈尔额哲所驻北里图,其国无备,额哲率部民归降。是岁,察哈尔举国内附,各处蒙古俱归降,惟明国仅存,然国事日非,亡不久矣。 八月,出征蒙古之兵凯旋,获历代传国玉玺。相传此玺元顺帝携逃沙漠,后遂遗失,越二百多年,牧羊者见羊三日不食,以蹄刨地,掘得之,后归林丹汗。今得于苏泰太后所。其文汉篆“制诰之宝”四字,璠璵为盾,蛟龙为纽,光气焕烂,洵至宝也。 蒙古既平,设蒙古都统八旗各一,下设副都统参领各二。 崇德元年正月,诏太祖庶母子称“阿哥”,六祖子孙俱称“觉罗”,命系红带以别之,如人相诋,不得詈及祖父,违者拟死。 二月,定诸臣冠饰,各赐金顶以示别,又有东珠金顶和宝石金顶之别。 三月,改文馆为内三院:内国史院,内秘书院,内宏文院。禁止诸臣信佛教。 四月,改天聪十年为崇德元年,上尊号为宽温仁圣皇帝,定有天下之号曰清,追尊始祖曰泽王,高祖曰庆王,曾祖曰昌王,祖曰福王。皇考庙号太祖,陵曰福陵。封诸贝勒为亲王郡王有差。 五月,命武英郡王等率军征明。 七月,清军出延庆州,俘人畜万余。 九月,武英郡王阿济格奏称清军入长城,过保定,至安州,克十二城,五十六战皆捷,获人畜十八万余。 十二月,亲征朝鲜,前锋至王京,朝鲜王李倧遁南汉山城,清军围之。己亥,上率大军由城外径渡汉江抵南汉城西,朝鲜兵屡来援,俱败之。

  崇德二年正月,朝鲜王李倧称臣。取江华岛。 二月,壬申,班师,李倧出王京城跪送。 四月,武英郡子阿济格攻克皮岛。命固山贝子尼堪、罗托、博洛等与议国政。每旗各设议政大臣三员。 十一月,出兵征挂尔察。 是年,分汉军为左右翼,旗皆用元青。四年,分汉军为镶黄、镶白、镶红、正蓝四旗。七年,分八旗。 八旗次序:镶黄、正黄、正白为上三旗,正红、镶白、镶红、正蓝、镶蓝为下五旗。八旗方位:镶黄、正白、镶白、正蓝为左翼,正黄、正红、镶红、镶蓝为右翼。

  崇德三年五月,亲征喀尔喀。 七月,更定六部、理藩院、都察院八衙门官制,每衙门设满洲承政一员,以下设左右参政、理事、副理事、主事等官,共五等。 谕礼部:“有效他国衣冠束发裹足者,重治其罪。” 九月,命清军分左右翼,两路征明。左翼以睿亲王多尔衮为首,以贝勒豪格、阿巴泰副之,右翼以贝勒岳托为首,以贝勒杜度副之。 岳托率右翼军从密云东北墙子岭口毁墙分四路入,击败明总督吴阿衡部及援兵。多尔衮率左翼军自董家口东青山关西由边墙毁缺处入。 墙子岭西一关名黑峪关,又一关名曹家寨,又一关名古北口。墙子岭东一关名将军石,又一关名黄岩口,又一关名马兰峪。 皇太极估计明军闻知清军二路入关后,其山海关以东宁远、锦州兵必往西援,欲牵制其援兵。十月,出兵三路,一路由郑亲王济尔哈朗率领从前屯卫、宁远中间进发,一路由豫亲王率领从宁远、锦州中间进发。皇太极则亲率一路从义州出发。 是月,豫亲王闻桑噶尔寨无备,攻克之。又命恭顺王孔有德、怀顺王耿仲明、智顺王尚可喜攻戚家堡、石家堡,克之。 十一月,豫亲王多铎率兵过中后所,被明总兵祖大寿袭击。清大军出发山海关,皇太极亲率大军至中后所,祖大寿退入城内。郑亲王济尔哈朗攻克摸龙关,又克五里堡屯台。庚午,大军至中后所班师。 崇德四年二月,乙未,派汉军两旗出兵征明国。丁酉,又命武英郡王阿济格率军征明。壬寅,皇太极亲率大军征明。壬子,命汉军各部用红衣炮攻松山城。次日,城垛尽毁,明副将金国凤等死守。是夜,明军修复城垛,清军攻之不入,乃命勿攻。命阿济格率四旗护军环守塔山、连山。 三月戊午朔,明太监高起潜、总兵祖大寿自宁远由水路援杏山。皇太极命三顺王率军在松山城南穿地道。丙寅,睿亲王多尔衮奏报,所部已毁明边关而入,与右翼会师于通州河西,复由北边过燕京,自涿州分兵八道,一沿山下,一沿运河,于山河中间纵兵前进,燕京迤西千里之内六府俱已蹂躏,至山西界而还。复至临清州,渡运粮河,攻破山东济南府,至京南天津卫,克城三十四,降城六,俘人口二十五万余。两翼于是俱从迁安县回经太平寨,出青山关。 四月,清军一部在锦州乌欣败明援兵,皇太极亲率四旗护军驰往锦州,纵兵攻其山寨。而清军三路掘地道攻松山城,不能克,罢之。清军遂略连山,获人马千余。 五月,清军复略明松山、锦州、杏山等处。辛酉,清军班师。 九月,清军武英郡王阿济格等部,又略锦州、宁远。 十月,清军肃亲王豪格部,略锦州、宁远。 十一月,出兵往征索伦虎尔哈部落。

  崇德五年,派军戍防锦州。 三月,派军修义州城,驻扎屯田,令山海关外宁远、锦州地方不得耕种。 四月,往征索伦虎尔哈部落,俘获人口六千多及财物等。 五月,杏山蒙古部队来降,清军迎接,明军来攻,清军击败明军。壬寅,皇太极亲率八旗护军骑兵向锦州进发。己巳,至锦州,攻降城北晾马山台,尽刈锦州城东禾稼。 六月,命睿亲王多尔衮等往代济尔哈朗于义州城集屯田。 七月,谕多尔衮等将两翼兵暂行分驻,一断敌往来之路,一投诚人可乘便 而来,一我兵易于收获,弗为敌乘间窃刈,其巳收粮草,择坚固两处存贮。多尔衮奏:“七月初八日夜,明锦州兵五百来袭我镶蓝旗,贝子罗托等击败之。”遣前锋统领吴拜率前锋兵一半往助睿亲王军,并传谕睿亲王、肃亲王:“前次击敌,殊为失策,敌来但固守营垒,候相近乃可击。前此迎战非计也。” 丙午,遣军东征索伦部落。睿亲王等奏:“锦州马兵一千出城,我军击败之,获马百馀。又伏兵宁远路,获明关内所运米千石及骡马等,杀押卒三百九十。」 八月,命参领希福等往张家口交易。 九月,命郑亲王济尔哈朗、武英郡王阿济格,郡王阿达礼、贝勒多铎、罗洛宏等,率将士一半往代睿亲王等围锦州、松山。初九日,睿亲王等悉众出,诱敌于杏山城北山颠间,松山骑兵出驰,击败之。及还,敌复来袭,又击败之,掩杀至松山城下。及还,松山兵又出,亦败之。多铎率兵夜往锦州西桑噶尔寨堡设伏,败兵至,伏兵追之,至塔山。又闻敌夜于杏山间道运粮,遣兵往略,擒斩百人,获牛驴百三十。 十一月,命睿亲王多尔衮,肃亲王豪格,贝勒杜度、阿巴泰率将土之半往代郑亲王等,围困锦州。 十二月,出征索伦部落席特库等奏报:于齐洛台地方俘获博穆博果尔及其妻子家属;男妇幼稚九百五十六,马牛八百四十四。

   崇德六年一月,先是命户部察满洲、蒙古十六旗下牛录,各以人口牲畜注册,分别贫富具奏。至是部覆,将贫穷牛录之该管章京等解任。谕曰:“牛录下贫乏,皆因章京及拨什库等耽嗜饮酒,荒堕职业之故。”又谕王贝勒大臣曰:“尔等何不亲率人习射耶?子弟壮者当令以角弓羽箭,幼者以木弓柳箭;我国武功首重习射;不习射之罪,非用烟可比。用烟之禁,前因尔等私用,故不能治人,至於射艺,切不可荒废,嗣後严加督率为是。”多尔衮等奏报:“臣等围困广宁山城时,击败锦州、松山援兵四百余,斩二百余级。固山额真阿山袭取山城之小者,俘获男妇六十余,索海、雍舜及安平贝勒属下兵,共击斩锦州兵一百七十余人。”

  三月,蒙古巴图鲁等率男妇九百馀,毁大同、阳和边墙,叛明来降。睿亲王多尔衮曾私遣甲兵还家,又移军过国王碑,离锦州三十里驻营。上闻大怒曰:“原令由远渐近,围逼锦州,所以困之。今离城直驻,敌必多运粮草入城,何时能得锦州耶。”因降旨切责。至是发兵,命郑亲王济尔哈朗更换多尔衮等还至辽河,命出征诸王、贝勒、贝子、公、固山额真、梅勒章京、护军统领及议政大臣等官俱驻于舍利塔旁不许入城。遣大臣讯状:“凡倡言遣五人还家者即指名举出,尔等应得何罪,自行定拟具奏。」睿亲王、肃亲王及二贝勒等皆自引罪。上益怒降睿肃二亲王为郡王罚银,阿巴泰以下各罚银有差,始许入城。命朝鲜总兵柳林率兵往助郑亲王军。

  郑亲王济尔哈朗、武英郡王阿济格、郡王阿达礼、贝勒多铎等围困明锦州,每面立八营,营深壕,沿壕筑垛口,两旗之间,复浚长壕,近城设逻卒哨探,城中蒙古呼曰:“尔等围困何益,城中积粟可支二三年,纵围之,岂舍可得耶?”逻卒应曰:“无论二三年,纵有四年粮,至五年後复何所食?”于是城中蒙古贝勒诺木齐、吴巴什等知我志在必得,谋来降,遣人持书缒城,约二十七夜进兵。二十四日,祖大寿闻欲擒之,吴巴什等率关内蒙古兵与战,我军闻之,至城下策应,蒙古缒绳,我军援绳齐上,明兵败入城内,我军据其外城,降蒙古官属八十六员,男妇六千二百余口。捷音至,皇太极大悦,命八门击鼓,召众于笃恭殿宣捷。

  四月,明援兵自杏山至松山,济尔哈朗、阿达礼、罗洛宏等伏兵于锦州南山西冈,阿济格、多铎等伏兵于松山北岭,令前锋兵诱敌,伏发大败之。遣孔有德、尚可喜各率本部赴锦州,助郑亲王军。 六月,命多尔衮、豪格率所部之半往代郑亲王等围锦州。 从内三院大学士范文程等奏,于满、汉、蒙古内考取生员举人。 明关内援兵由松山城沿海前进,清左翼兵追及,败之于松山城壕。庚午,明关内援兵由松山来,清军追击之。 七月,命三顺王派部助围锦州军。 八月,明洪承畴率兵十三万来援锦州,皇太极闻之,命各部军马齐集京师,于十五日起行,命郑亲王留守。戊午,渡辽河。壬戌,至松山,陈师于松山、杏山间,自乌欣河南山至海,横截大路而驻营。是时明兵于松山城北乳峰山冈结营,合骑步兵号十三万,其领兵总督洪承畴、巡抚丘民仰、兵备道张斗、姚恭、王之桢,兵部郎中张若麒、总兵王朴、李辅明、唐通、白广恩、曹变蛟、马科、王廷臣、吴三桂及副参游守二百余员。癸亥,明总兵八员率兵攻清前锋阵,清军击败之,追至塔山,获其笔架山积粟。是日清军浚壕,断绝松山、杏山路。是夜,明诸将皆欲遁,撤其七营步兵,迎松山城而营。甲子,明军攻清镶红旗,清军击退之。

  是夜,初更,明总兵王朴、唐通、马科、吴三桂、白广恩、李辅明等率马步兵沿海遁逃,清军相继追击。皇太极命蒙古军设伏杏山路,遮击逃入杏山之清军,又命睿郡王率四旗护军往锦州大路,至塔山大路横击之,又命部往笔架山防护粮糗,又命镇国将军巴布海等率部往塔山截其路,又命武英郡王阿济格率兵亦截塔山路,又命固山贝子博洛率部往桑噶寨堡截击,又闻明郎中张若麒从小凌河乘舟遁,命梅勒章京赖护率兵追之,又命固山额真谭泰率兵往小凌河西,断其归路,又命梅勒章京多济里追击败兵,又命固山额真伊拜等于杏山四面截击清军之奔入杏山者,又命固山额真恩格图率部追击逃兵。明兵窜走,弥山遍野,自杏山迤南沿海至塔山一路,赴海死者,不可胜计。 乙丑,明总兵吴三桂、王朴奔入杏山。皇太极移营松山。其夜,明军曹变蛟率乳峰山马步兵弃寨遁,欲突围去,其兵一半突入皇太极营,时大臣侍卫俱未至,营中大惊,侍卫巴里坤独守营门拒敌,曹变蛟中枪,奔还杏山。 丁卯,清军在高桥大路及桑噶尔寨堡设伏,以扼杏山明军逃还之路。果有千余明军自杏山出,伏兵败之,追至塔山。是夜,清军又在杏山西台设伏。己巳,吴三桂、王朴等从杏山出奔宁远,清军截大路追击,吴三桂等奔至高桥,多铎等伏兵纵击,吴三桂、王朴仅以身免。壬申,清又设伏高桥,歼清逃兵若干。是役,清破明兵十三万,如摧朽拉枯,计斩级五万三千七百八十三,获马七千四百四十四,甲胄九千三百四十六副。明兵自杏山南至塔山赴海死者甚众,所弃马匹、甲胄数以万计,海中浮尸多于雁鹜。其被围于松山者,总督洪承畴、巡抚丘民仰、兵备道张斗、姚恭、王之桢、通判袁国栋、朱廷榭、同知张为民、严继贤、总兵王廷臣、曹变蛟、祖大乐等,士卒不过万余,城内粮且绝,势益穷蹙。清军复掘大壕以困之。总兵吴三桂、王朴、白广恩、马科、李辅明、唐通,兵部郎中张若麒等各路溃窜。 壬申,清前锋兵自明董家口、喜峰口侦探回奏:击败明步哨五十一营。 九月乙酉,清军分兵围守锦州、松山、杏山、高桥。 十二月,明关内赴援兵竟驻宁远终不进,松山城内洪承畴欲战则力不支,欲守则粮已尽,欲遁又未敢出城,率残部数千人,坐困城中。 崇德七年正月,明松山副将夏承德以其子为质,密约内应。 十月十八夜,竖梯于城南,清军齐登,生擒明总督洪承畴以下官员百余人,兵三千六十三名。三月,癸酉,围杏山。明宁夏总兵吴三桂率兵四千驻于塔山。明与清约定三月初四派人讲和,却未派出。乙卯,锦州援绝粮尽,祖大寿率众出降。清命祖大寿部悉与留养,而他部明兵则全部诛杀,随从明军的蒙古军俱察出处斩。又让祖大寿派人前去杏山、塔山、宁远等处劝降明军。乙酉,明派人送来明帝敕谕一道于清,声言可以议和,清以敕谕措辞不敬为由而拒绝之。乙未,清军毁松山如平地。 四月,丁未,清帝以敕劝降明宁远总兵吴三桂、白广恩等。又命诸明降将各遗吴三桂一函,进行劝降。同时,郑亲王、睿郡王、肃郡王等率清军以红衣炮攻克塔山城,城内明军七千人,尽歼之。清帝命推平塔山城垣,大军退驻高桥。 既而郑亲王以红衣炮攻杏山,克之降。清帝命毁杏山城,之后清军返回盛京。 五月,明派兵部员外郎马绍愉等人来求和好。清皇太极命来使行一跪三叩头礼。 六月,清送明使马绍愉等还,并回复一书,书称“大清国皇帝致书明国皇帝:向来搆兵,盖因尔国无故害我二祖,乃尔国反肆凭凌,夺我土地。於是我太祖皇帝亲征尔国。其后每欲致书修好,而尔国不从,事遂滋蔓,以至于今。予嗣位以来,自东北海滨迄西北海滨,厄鲁特部以至斡难河源,蒙古及朝鲜,悉入版图。乃受号称尊,国号大清,改元崇德。虽我军每战辄胜,仍愿和好。若两国诚心和好,自此以后,宿冤尽释,尊卑之别,何必较哉。每岁贵国馈黄金万两,白金百万两,我国馈人参千斤,貂皮千张。以宁远双树堡中间土岭为贵国界,以塔山为我国界,连山适中之地,两国于此互市。倘愿和好,速遣使赉和书及誓书来,予亦赉书以往,否则再勿遣使致书也。” 初,汉军止设四旗,至是设八旗,每旗设固山额真梅勒章京。 七月,命博和托代阿巴泰守锦州。 九月,清皇太极称:“取明燕京如伐大树,须先从两旁砍之,则大树自仆。今不取关外四城,岂能即克山海关乎?今明精兵已尽,我四围纵略,彼日衰而我日盛,从此燕京可得矣。” 十月,辛亥,命阿巴泰为奉命大将军,与内大臣图尔格统将士征明。己未,命多铎、阿达礼率兵赴宁远边外立营,以制宁远援兵。又致书吴三桂进行劝降。

  十一月,初五左翼清军从界岭口毁边墙入,击败明大同兵于抬头营。右翼清军则乘夜拆毁明雁门关、石城关,取其地雷,戮守关明兵。初八至黄岩口,分兵夹攻,遂克长城。清兵两翼登城,城内明兵溃走。初九,派兵往蓟州,取其粮食牲畜。初十,自黄岩口向蓟州,围其城。是日,蓟州明总兵白腾蛟部、马兰峪总兵白广恩部与清军相遇而战,明军败走。与此同时,另一路清军则招降蒙古喀尔喀木、遮克特库等北十屯。

  十二月,朝鲜派兵来锦州协助清军防守。 崇德八年,三月,清出兵征黑龙江虎尔哈。豫郡王多铎言:“兵者不得已而用之,若恃强取胜,非义妄动,天必不佑。臣窃思今日似宜暂停师旅,至于国中兴作,俟规模既定,然后举行,总以农务为急,则庶民衣食丰足,举国庆豫。” 六月,清军阿巴泰部征明凯旋,大军南下直抵明兖州府,诛明鲁王以下数千人。计攻克三府、十八州、六十七县,归顺者六城,败明兵三十九处,获黄金一万二千二百五十两,白金二百二十万五千二百七十两,珍珠四千四百四十两,其他物品若干,俘人民三十六万九千口,牲畜三十二万一千多。 七月,征蒙古之清军还,凡攻克波和里等三屯,招降四屯,获男妇二千余,及牲畜物品若干。 戊午,清皇太极谕大臣曰:“凡戮力行间,勤敏素著者,准令其部下人自行采参,如有怠于从事,素无勤劳,以不准其采参。”

  改理藩院衙门为内三院,另造理藩院衙门近礼部。

  八月庚午初九,皇太极死,年五十二,庙号太宗应天兴国宏德彰武宽温仁圣睿孝文皇帝,葬昭陵。



  • 上一篇:清代帝王的日常生活

  • 下一篇:大清帝国的建立过程(三)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被遗忘“光荣革命”——评《立宪时刻
    岫岩八旗的记忆-清中后期本八旗学堂
    康熙皇帝:不修长城修“关系”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