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文学>古代与近代>
太清的家世和青少年时代的坎坷
太清的家世和青少年时代的坎坷
作者:
文章来源:金启孮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4-04-20 10:29
★★★

    顾太清,本姓西林觉罗氏,满洲镶蓝旗人。始祖名屯台,清初归太祖努尔哈赤,官牛录额真;二世祖图们,官备御;三世祖图彦图曾参与山海关之战,从多尔衮人关,官至户部理事官,以廉洁称。

    图彦图有四子图拜、吴拜、鄂拜、苏拜。其第三子鄂拜即太清之高祖。鄂拜生有六子,长子鄂善,为笔帖式即太清之曾祖,其第三子鄂尔泰后为议政大臣、保和殿大学士,即太清的叔曾祖。太清曾祖父鄂善有一子名鄂昌,官至甘肃巡抚,即太清之祖父。(参考附录《世系表》)这便是太清家世和祖上的大体情况。

    太清上辈中,官做的最大的是鄂尔泰,太清祖父鄂昌的获罪,也和鄂尔泰有一定的关系,所以这里先介绍鄂尔泰和他当时的情况。

    鄂尔泰,字毅庵,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举人,四十二年(1703年)袭佐领授三等侍卫,五十五年(1716年)迁内务府员外郎。内务府是管理皇宫财务的机关。康熙帝晚年,诸皇子纷纷结交官府,培植党羽,需索财物。有一次,皇四子即后来的雍正皇帝,向鄂尔泰有所请求(很可能是需刻拿下去,换了别人。张廷玉之所以这样干,就是因为刘大槐是鄂尔泰选中的,虽是同乡也不能要。刘大槐就因为张廷玉的干涉落拓终其身,始终没能出仕。

    张廷玉和鄂尔泰同事,从雍正到乾隆,前后十几年,在同一屋中办公,往往竟日不交一语。鄂尔泰偶然有所过失,张廷玉必以微语讥讽,令鄂尔泰无以自容。

    有一次夏天很热,鄂尔泰上班来,一进屋摘下帽子,自言自语地说:这帽子放在那里好?张廷玉坐在旁边冷笑着说:这帽子我看还是戴在自己头上为妙!原来清朝获罪,先令摘帽子,张意鄂不想要帽子了。鄂尔泰竟因此事神色不怡者数日之久。

    鄂、张二人如此,二人的门生、属下也互相攻击。鄂尔泰的门生胡中藻,广西人,官至翰林学士,督湖南学政。他是鄂尔泰最得意的弟子,自称记出西林第一门。胡中藻很锋利,视张党如寇仇。张党很怕他,于是就处心积虑地罗织胡中藻的罪状,抓住他的诗集《坚磨生诗钞》,在里面寻章摘句,捕风捉影,向乾隆帝告发他,说他有勃逆语,在乾隆二十年(1755年)竟成大狱。张党说他诗中许多句子有问题。如:一世无日月,又如又降一世夏秋冬。更有甚者,说一把心肠论浊清是把浊字加在国号之上。又如天匪开清泰、斯文欲被蛮,说胡中藻有反清、辱满思想。这些句子,不看诗的全首,岂能定意?

    又说胡中藻南、北分提,有南北之见。如扌致云揭北斗,怒薮生南风;暂歇南风竞。试问胡中藻果有南北之见,岂不早入张党?至于诗中表露出对其师鄂尔泰的感\'激,有句云记出西林第一门,此可证胡中藻并无南北之见。而乾隆帝却指斥他攀援门户,恬不知耻!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乾隆帝岂能有暇寻句求疵,这显然是张党对他的陷害。

    后来,礼亲王昭裢在《啸亭杂录》(卷一)中,有一则《不喜朋党》,似乎在总结这件事,他说:

    上(乾隆帝)之初年,鄂、张二相国秉政,嗜好不齐,门下士互相推奉,渐至分朋引类,阴为角斗。上习知其弊,故屡降明谕,引宪皇《朋党论》戒之。胡阁学中藻为西林得意士,性多狂悖,以张党为寇仇,语多讥刺。上正其罪诛之,盖深恶党援,非以语言文字责也。

    意思是说,当时乾隆要抓住一个人作典型,警戒朝臣中之朋党,不是因胡中藻的文字问题。那么,为什么单抓鄂尔泰一边的胡中藻呢?这不能不看到张党比胡中藻利害。

    太清的祖父鄂昌,是鄂尔泰的亲侄子,他和胡中藻当然往来亲近。因为鄂昌常和胡中藻一起作诗唱和,也被牵连进去。由他家中抄出他所作的诗《塞上吟》,其中称蒙古人为胡儿。乾隆帝特别下谕,指斥鄂昌说:

    夫蒙古自我朝先世,即倾心内附,与满州本属一体,乃目以胡儿,此与自加诋毁者何异?非忘本而何?

    由此引出鄂昌的许多罪责,结果胡中藻被杀,鄂昌赐自尽。这时鄂尔泰已死(卒于乾隆十年,1745年),令将其牌位撤出贤良祠。这一案鄂家(即西林觉罗氏)受的打击很大,特别是鄂昌一系完全败落了下来。因为鄂昌之罪,当时曾传谕八旗,这在那时不是一件小事,连亲友都在相当长的时期中,不敢与他家往来。因不能在北京城中居住了,鄂昌的儿子鄂实峰便搬到现在海淀区的香山去落户了。

    清代的北京城,内城即正阳、崇文、宣武三门以北,是满、蒙、汉八旗的居住地。除皇城外,满蒙王公、世家,汉大臣中特邀恩宠的如张廷玉等家都住在内城。外城即正阳门以南、永定门以北,都是商市和汉人民居。只有西郊圆明园八旗、外火器营和香山健锐营,才是城外八旗的聚居地。\'其中香山离城最远,一般八旗世家得罪人家的后人多搬去香山。《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如此,太清的祖父鄂昌得罪后,父亲鄂实峰也是如此。

    鄂实峰既为罪人之子,家又败落,自然不能与满洲世家大族结婚,大约拖到年龄很大才娶香山富察氏女(因为那时世家结婚年龄都是十五六岁)。结婚后大约生过5个子女,因太清次韵奕绘《天游阁回环吟》中有五枝棠棣忆悲来句。长大成人的只有一子鄂少峰和二女西林春、西林霞仙。鄂家本为书香世家,鄂实峰在家中败落后以游幕为生,仍还令子女攻读,所以后来太清兄妹文学都很好。从满洲世家督抚的家庭,一落千丈,沦落到给人家办笔墨、当师爷,家中景况之穷困可知。有人认为太清幼年曾到南方,但家中没有这样的传闻。若说是随父游幕,而那时一般游幕生活是不能携带家眷的。从诗词中推测,也不能完全凭信。例如:太清《食鹿尾》诗:

    海上仙山鹿食苹,也随贡物入神京。

    晚餐共饱一条尾,从此乡心随物生。

    这首诗因食鹿尾想到家乡。实际上太清并没有去过东北,只不过是看见东北进贡的鹿尾,想起自己的祖上是产鹿的地方--东北的人而已。

    太清36岁时,在荣王府的海淀双桥寓园中唱和奕绘的《清明日双桥新寓》诗中,有云:去来今日事,二十五年间。下有小注:余二十五年前,侍先大人曾游此寺。太清生于嘉庆四年(1799年),这首诗作于道光十三年(1833年),算起来当太清十一岁时,曾随父亲鄂实峰来过双桥。可见太清青少年活动的地区,大约只在今天的北京海淀的范围之内,也就是离所居香山不远的地方。

    太清在道光四年(1824年),成为奕绘贝勒的侧室时,已经26岁。在此前曾否结过婚,家中没有传说,只是生活\'十分困苦。奕绘题太清所居天游阁《浣溪纱》词中曾有句云:此日天游阁里人,当年尝遍苦酸辛。是非常可靠的。其他的都是一些外人的捕风捉影的讹传。比如:

    1.文廷式《琴风余谭》满洲女史顾太清者,尚书顾八代之曾孙女,初适付贡生某;为鄂文端公之后人,夫死后,复为贝勒奕绘之侧室。文笔清丽,自称太清主人。……其词集中,与阮文达龚定庵俱有唱和,锡尚书(锡珍)有摘钞本。伯希祭酒以为国朝词人,专学《花间集》而神似者,太清一人而已。余觅之未得,仅于后斋将军处,见其手稿一首。……当再访其全集阅之。

    这个记载错误百出:

    ①太清不是顾八代后人。

    ②嫁贡生某是鄂尔泰之后人,等于自家适自家。

    ③夫死后为贝勒奕绘侧室为讹传。

    ④词集中有和龚定庵唱和之作,实际没有。

    ⑤只看过太清一首诗,连全集都没看到过,这种记载,如何可凭信!

    2.清末民初内务府大臣耆龄,居住东四马大人胡同,与余家(大佛寺北岔芸公府)邻近,出重价购余家文物。自荣亲王永琪以下,……特别是奕绘贝勒和太清夫人墨宝多人其家。又造流言太清先曾适其本家某,夫死才归奕绘。这个传说实套自文廷式记载而来。

    3.冒广生《小三吾亭诗集》有所谓《感太清遗事辄书六绝句》,为丁香花案制造者,流毒甚广,后又收回其说。恐亦由上两则误传而来。启功宗兄《书太清事》已据实驳斥。其后孟森先生《丁香花》、苏雪林女士《丁香花疑案再辩》、赵伯陶先生《莫须有的\'丁香花案\'》,均据实论证,以史学文笔驳斥无稽之谈。

    民国以来研究满族历史家事者,常抛开满族当时的习尚风俗不管,任意凭想像发挥。试想鄂昌之案曾传谕八旗,鄂实峰娶香山富察氏女为妻,即因当时已无法与满洲世家大族为门当户对之婚姻。女子出嫁更难于男子之迎娶。观鄂实峰之移家香山,娶于香山。太清很可能至26岁尚未嫁人。西林霞仙后归香山翼长,纯因太清已为荣府侧夫人之故。满族家庭过去适龄未嫁老姑娘之多,在北京是有名的。甚至有的终身未嫁留养家中,更何况祖上有罪、曾传谕八旗的家庭呢!
太清的家世

    和青少年时代的坎坷

    顾太清,本姓西林觉罗氏,满洲镶蓝旗人。始祖名屯台,清初归太祖努尔哈赤,官牛录额真;二世祖图们,官备御;三世祖图彦图曾参与山海关之战,从多尔衮人关,官至户部理事官,以廉洁称。

    图彦图有四子图拜、吴拜、鄂拜、苏拜。其第三子鄂拜即太清之高祖。鄂拜生有六子,长子鄂善,为笔帖式即太清之曾祖,其第三子鄂尔泰后为议政大臣、保和殿大学士,即太清的叔曾祖。太清曾祖父鄂善有一子名鄂昌,官至甘肃巡抚,即太清之祖父。(参考附录《世系表》)这便是太清家世和祖上的大体情况。

    太清上辈中,官做的最大的是鄂尔泰,太清祖父鄂昌的获罪,也和鄂尔泰有一定的关系,所以这里先介绍鄂尔泰和他当时的情况。

    鄂尔泰,字毅庵,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举人,四十二年(1703年)袭佐领授三等侍卫,五十五年(1716年)迁内务府员外郎。内务府是管理皇宫财务的机关。康熙帝晚年,诸皇子纷纷结交官府,培植党羽,需索财物。有一次,皇四子即后来的雍正皇帝,向鄂尔泰有所请求(很可能是需刻拿下去,换了别人。张廷玉之所以这样干,就是因为刘大槐是鄂尔泰选中的,虽是同乡也不能要。刘大槐就因为张廷玉的干涉落拓终其身,始终没能出仕。

    张廷玉和鄂尔泰同事,从雍正到乾隆,前后十几年,在同一屋中办公,往往竟日不交一语。鄂尔泰偶然有所过失,张廷玉必以微语讥讽,令鄂尔泰无以自容。

    有一次夏天很热,鄂尔泰上班来,一进屋摘下帽子,自言自语地说:这帽子放在那里好?张廷玉坐在旁边冷笑着说:这帽子我看还是戴在自己头上为妙!原来清朝获罪,先令摘帽子,张意鄂不想要帽子了。鄂尔泰竟因此事神色不怡者数日之久。

    鄂、张二人如此,二人的门生、属下也互相攻击。鄂尔泰的门生胡中藻,广西人,官至翰林学士,督湖南学政。他是鄂尔泰最得意的弟子,自称记出西林第一门。胡中藻很锋利,视张党如寇仇。张党很怕他,于是就处心积虑地罗织胡中藻的罪状,抓住他的诗集《坚磨生诗钞》,在里面寻章摘句,捕风捉影,向乾隆帝告发他,说他有勃逆语,在乾隆二十年(1755年)竟成大狱。张党说他诗中许多句子有问题。如:一世无日月,又如又降一世夏秋冬。更有甚者,说一把心肠论浊清是把浊字加在国号之上。又如天匪开清泰、斯文欲被蛮,说胡中藻有反清、辱满思想。这些句子,不看诗的全首,岂能定意?

    又说胡中藻南、北分提,有南北之见。如扌致云揭北斗,怒薮生南风;暂歇南风竞。试问胡中藻果有南北之见,岂不早入张党?至于诗中表露出对其师鄂尔泰的感\'激,有句云记出西林第一门,此可证胡中藻并无南北之见。而乾隆帝却指斥他攀援门户,恬不知耻!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乾隆帝岂能有暇寻句求疵,这显然是张党对他的陷害。

    后来,礼亲王昭裢在《啸亭杂录》(卷一)中,有一则《不喜朋党》,似乎在总结这件事,他说:

    上(乾隆帝)之初年,鄂、张二相国秉政,嗜好不齐,门下士互相推奉,渐至分朋引类,阴为角斗。上习知其弊,故屡降明谕,引宪皇《朋党论》戒之。胡阁学中藻为西林得意士,性多狂悖,以张党为寇仇,语多讥刺。上正其罪诛之,盖深恶党援,非以语言文字责也。

    意思是说,当时乾隆要抓住一个人作典型,警戒朝臣中之朋党,不是因胡中藻的文字问题。那么,为什么单抓鄂尔泰一边的胡中藻呢?这不能不看到张党比胡中藻利害。

    太清的祖父鄂昌,是鄂尔泰的亲侄子,他和胡中藻当然往来亲近。因为鄂昌常和胡中藻一起作诗唱和,也被牵连进去。由他家中抄出他所作的诗《塞上吟》,其中称蒙古人为胡儿。乾隆帝特别下谕,指斥鄂昌说:

    夫蒙古自我朝先世,即倾心内附,与满州本属一体,乃目以胡儿,此与自加诋毁者何异?非忘本而何?

    由此引出鄂昌的许多罪责,结果胡中藻被杀,鄂昌赐自尽。这时鄂尔泰已死(卒于乾隆十年,1745年),令将其牌位撤出贤良祠。这一案鄂家(即西林觉罗氏)受的打击很大,特别是鄂昌一系完全败落了下来。因为鄂昌之罪,当时曾传谕八旗,这在那时不是一件小事,连亲友都在相当长的时期中,不敢与他家往来。因不能在北京城中居住了,鄂昌的儿子鄂实峰便搬到现在海淀区的香山去落户了。

    清代的北京城,内城即正阳、崇文、宣武三门以北,是满、蒙、汉八旗的居住地。除皇城外,满蒙王公、世家,汉大臣中特邀恩宠的如张廷玉等家都住在内城。外城即正阳门以南、永定门以北,都是商市和汉人民居。只有西郊圆明园八旗、外火器营和香山健锐营,才是城外八旗的聚居地。\'其中香山离城最远,一般八旗世家得罪人家的后人多搬去香山。《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如此,太清的祖父鄂昌得罪后,父亲鄂实峰也是如此。

    鄂实峰既为罪人之子,家又败落,自然不能与满洲世家大族结婚,大约拖到年龄很大才娶香山富察氏女(因为那时世家结婚年龄都是十五六岁)。结婚后大约生过5个子女,因太清次韵奕绘《天游阁回环吟》中有五枝棠棣忆悲来句。长大成人的只有一子鄂少峰和二女西林春、西林霞仙。鄂家本为书香世家,鄂实峰在家中败落后以游幕为生,仍还令子女攻读,所以后来太清兄妹文学都很好。从满洲世家督抚的家庭,一落千丈,沦落到给人家办笔墨、当师爷,家中景况之穷困可知。有人认为太清幼年曾到南方,但家中没有这样的传闻。若说是随父游幕,而那时一般游幕生活是不能携带家眷的。从诗词中推测,也不能完全凭信。例如:太清《食鹿尾》诗:

    海上仙山鹿食苹,也随贡物入神京。

    晚餐共饱一条尾,从此乡心随物生。

    这首诗因食鹿尾想到家乡。实际上太清并没有去过东北,只不过是看见东北进贡的鹿尾,想起自己的祖上是产鹿的地方--东北的人而已。

    太清36岁时,在荣王府的海淀双桥寓园中唱和奕绘的《清明日双桥新寓》诗中,有云:去来今日事,二十五年间。下有小注:余二十五年前,侍先大人曾游此寺。太清生于嘉庆四年(1799年),这首诗作于道光十三年(1833年),算起来当太清十一岁时,曾随父亲鄂实峰来过双桥。可见太清青少年活动的地区,大约只在今天的北京海淀的范围之内,也就是离所居香山不远的地方。

    太清在道光四年(1824年),成为奕绘贝勒的侧室时,已经26岁。在此前曾否结过婚,家中没有传说,只是生活\'十分困苦。奕绘题太清所居天游阁《浣溪纱》词中曾有句云:此日天游阁里人,当年尝遍苦酸辛。是非常可靠的。其他的都是一些外人的捕风捉影的讹传。比如:

    1.文廷式《琴风余谭》满洲女史顾太清者,尚书顾八代之曾孙女,初适付贡生某;为鄂文端公之后人,夫死后,复为贝勒奕绘之侧室。文笔清丽,自称太清主人。……其词集中,与阮文达龚定庵俱有唱和,锡尚书(锡珍)有摘钞本。伯希祭酒以为国朝词人,专学《花间集》而神似者,太清一人而已。余觅之未得,仅于后斋将军处,见其手稿一首。……当再访其全集阅之。

    这个记载错误百出:

    ①太清不是顾八代后人。

    ②嫁贡生某是鄂尔泰之后人,等于自家适自家。

    ③夫死后为贝勒奕绘侧室为讹传。

    ④词集中有和龚定庵唱和之作,实际没有。

    ⑤只看过太清一首诗,连全集都没看到过,这种记载,如何可凭信!

    2.清末民初内务府大臣耆龄,居住东四马大人胡同,与余家(大佛寺北岔芸公府)邻近,出重价购余家文物。自荣亲王永琪以下,……特别是奕绘贝勒和太清夫人墨宝多人其家。又造流言太清先曾适其本家某,夫死才归奕绘。这个传说实套自文廷式记载而来。

    3.冒广生《小三吾亭诗集》有所谓《感太清遗事辄书六绝句》,为丁香花案制造者,流毒甚广,后又收回其说。恐亦由上两则误传而来。启功宗兄《书太清事》已据实驳斥。其后孟森先生《丁香花》、苏雪林女士《丁香花疑案再辩》、赵伯陶先生《莫须有的\'丁香花案\'》,均据实论证,以史学文笔驳斥无稽之谈。

    民国以来研究满族历史家事者,常抛开满族当时的习尚风俗不管,任意凭想像发挥。试想鄂昌之案曾传谕八旗,鄂实峰娶香山富察氏女为妻,即因当时已无法与满洲世家大族为门当户对之婚姻。女子出嫁更难于男子之迎娶。观鄂实峰之移家香山,娶于香山。太清很可能至26岁尚未嫁人。西林霞仙后归香山翼长,纯因太清已为荣府侧夫人之故。满族家庭过去适龄未嫁老姑娘之多,在北京是有名的。甚至有的终身未嫁留养家中,更何况祖上有罪、曾传谕八旗的家庭呢!




  • 上一篇:已酉夏南甸大阅

  • 下一篇:董鄂妃仙逝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