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民俗>传说>
一女亡四国
一女亡四国
作者:
文章来源:《启运的传说》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4-04-25 04:28
★★★

    搜集整理:曹文奇

    明朝之前,中原以外边疆的少数民族地方政权,往往自称为国。东北地域就有建州国、叶赫国、乌拉国、哈达国、辉发国等,实际上这些国都是哈拉(姓或族)的部落。明末女真各国蜂起,弱肉强食,建州国努尔哈赤成为统一女真各国的一代枭雄。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各国的过程中,一手握着战刀,一手执着婚约。他把战争和婚姻两个毫无联系的事物,统一在一起,并收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努尔哈赤先后共有16个妻子,除了佟佳氏之外,其余15人都是战争的收获,即贡品。\'

    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九月,古埒山之战,努尔哈赤战胜以叶赫为首的九部联军,进而登上了女真各部雄长的宝座。从此他威名大震,远近臣服。

    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叶赫、乌拉、哈达、辉发四部,遣使建州,向努尔哈赔礼道歉,表示今后愿意结亲和好。叶赫部首领布扬古贝勒愿将妹妹许配给努尔哈赤为妃。另一首领锦台什贝勒愿将亲生女儿许配给努尔哈赤的次子代善贝勒为妻。努尔哈赤大悦,备送婚礼、鞍马、盔甲等物,并杀牛设宴,与四国会盟。

    会盟仪式上,叶赫等四国先后发誓说:从今以后,若不结亲和好,将像这杀牲的血而被蹂躏,将像这被剐的骨而死去。努尔哈赤也做了同样的盟誓,并对各部说:诸部都遵守盟誓,自然无话可说,若是违背盟言,3年以后,我必亲统大兵讨伐。

    许配给努尔哈赤为妃的布扬古贝勒的妹妹,名叫东哥。东哥,1582年生于叶赫国(今吉林省梨树县),原叶赫国主帅卜寨之女。她长得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不亚于西施、貂婵,在女真人中远近闻名。但自古红颜多薄命,其父兄把她当做美人计的筹码,待价而沽,最终成为叶赫老女,葬送了自己的青春年华。

    早在万历十九年(1591年),哈达国歹商贝勒最先得知东哥的芳名,向其父卜寨求婚。正在寻机与哈达国仇杀的兵埋伏在迎亲的途中,歹商贝勒不知是计,在前往叶赫的途中被伏兵乱箭射杀。

    在女真人中间,部落首领是世袭制。虽然努尔哈赤的六世祖猛哥帖木儿是明朝的都督,但由于他不是猛哥帖木儿长子长孙的嫡系,因此在世袭的女真人官吏群中,认为淑勒贝勒努尔哈赤不过是个无名的常胡之子,却崛起为建州的大首领,并晋升为都督,深感不服。这样叶赫国的卜寨、那林孛罗,乌拉国的满泰、布占泰等海西四国结成联盟,决心一举荡平新兴的建州国。叶赫首领卜寨为了结盟的需要,许诺将东哥聘给乌拉贝勒满泰其弟布占泰为妻。为此,布占泰以叶赫女婿的身份,统率乌拉兵参加九部联军攻打建州。但没想到,在古埒山战争中布占泰被努尔哈赤军俘虏,接着被押在建州都城佛阿拉城4年。在这期间,努尔哈赤非但没有杀掉布占泰,还将侄女额实泰许给布占泰为妻子,等他回到乌拉时,来不及迎娶东哥,布扬古贝勒已将东哥另聘努尔哈赤。

    东哥情窦初开,是在布占泰被俘之前,他们两人一见如故。布占泰的仪表人才深深地打动了东哥少女之心。由于东哥的青春热恋从心理上排斥努尔哈赤,东哥之父卜寨曾在九部联军进攻建州时,被努尔哈赤部将额亦都所杀。因此她以努尔哈赤为杀父仇人,发誓不嫁,并声称谁若杀死努尔哈赤,便嫁谁为妻。\'

    布扬古贝勒本来就迫于形势缔结了婚约,东哥一提醒,正中下怀,当众毁约,并向海西各国征婚,条件是杀死努尔哈赤。

    哈达国王台之幼子猛骨孛罗贝勒早就被东哥的美色所倾倒,听到布扬古的征婚消息后,立即响应,声言替叶赫报仇,这样布扬古便将东哥许婚猛骨孛罗。但由于猛骨孛罗虽有色胆,但没有实力,根本不能对努尔哈赤构成威胁,这样,叶赫国也解除了猛骨孛罗的婚约。

    大败九部联军是建州由弱到强的一个转机,但海西四国联盟的存在对要实现统一大业的努尔哈赤是最大的障碍。要想扫除这个障碍,首先需要拆散四国联盟,然后一个一个地将他们吃掉。但出师需要有名,东哥的毁婚为努尔哈赤提供了出兵的理由。

    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五月,叶赫国主帅锦台什统兵进攻哈达国南关猛骨孛罗,大肆焚掠哈达国的村寨。猛骨孛罗没有力量抵抗,就把3个儿子送到建州为人质,向努尔哈赤借兵。努尔哈赤满口答应,立即派遣大将费英东、噶盖两人,统兵两千前去援助哈达国。叶赫部得知后,十分惊慌。他们想出一条离间计,修书一封,托付明开原通事带给猛骨孛罗,信中说:你若能取回送往建州的人质,并杀了建州兵卒,你想娶我国公主可以复约,两国重归于好。猛骨孛罗利令智昏,背信弃义,真的派两个妻子约叶赫人到开原去会议。这事激怒了努尔哈赤,因为东哥是自己的未婚妃子,他当即决定发兵讨伐哈达国。

    九月,由努尔哈赤之弟舒尔哈齐为先锋,大军来到哈达国城下。哈达国防守严备,自以为铜墙铁壁,无懈可击,并派出一支人马迎战。努尔哈赤见其弟进攻不利,亲率兵马攻城。战斗进行了6昼夜,直到第7日,才攻破哈达城。大将扬古利率先人城,擒住猛骨孛罗,前来叩见努尔哈赤。努尔哈赤亲手给猛骨孛罗松绑,并亲自赐给他貂帽、豹裘等,就这样收服了哈达国。

    努尔哈赤想统一女真各国,必然激化与明廷的矛盾,尤其是猛骨孛罗最忠顺明廷,虽然努尔哈赤曾想方设法争取猛骨孛罗,但其忠明思想不变。所以,在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四月,努尔哈赤以所谓猛骨孛罗奸污了汗妾法赖,又与大臣噶盖通谋,欲图汗位为名,将猛骨孛罗处死,把他的爱妾松代、速代留在了建州。

    明廷得知猛骨孛罗被杀,派遣使臣责备努尔哈赤,并要停其贡赏。努尔哈赤十分恐惧,故作虔诚地向边官悔过,答应归还猛骨孛罗的次子革新把库及其部众百二十家,以女莽古吉许嫁给猛骨孛罗长子武尔古岱。在明廷的逼迫下,努尔哈赤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七月,在抚顺关外刑白马发誓:辅佐武尔古岱,保守哈达各寨。然而,时过不久,努尔哈赤以北关侵掠南关,武尔古岱来投为口实,完全占据了哈达国。这是努尔哈赤灭亡海西四国的第一步。

    辉发国长期依附叶赫国,两国的关系相当密切。辉发国首领拜音达理是叶赫国那林孛罗的次将,可见两国的关系非同一般。

    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九月,辉发国首领拜音达理与族人发生矛盾,其叔父等7人被杀死,众兄弟族人纷纷逃离投向叶赫国。拜音达理见形势不妙,又没有力量对付收留辉发逃人的叶赫国,就以本部七个村寨大臣的儿子作为人质,请兵努尔哈赤。这下是拆散海西联盟的好机会。努尔哈赤当即发兵千人,帮助拜音达理攻打辉发人叛变的村寨,这样拜音达理就倒向了建州一边。

    叶赫国见到努尔哈赤发兵后,内心恐惧,为了离间辉发国与建州的关系,就秘密遣使到辉发国,对拜音达理说:如果辉发国取回送往建州的人质,我国将归还你部的人员。拜音达理信以为真,得意地说:我将不偏不依,处于中立地位,处于叶赫国与建州国之间。然后撤回送建州的人质,转送到叶赫国。

    叶赫国得到了人质后,食言背约,没有返还辉发国的逃人,拜音达理受到了欺骗,心中不满。又派使臣求靠努尔哈赤,自悔说:昔日我误信了叶赫国的话,受骗上当了,今日仍想依靠汗王为生,并向努尔哈赤求婚,表示与建州永远和好。努尔哈赤虽然未被拜音达理的甜言蜜语所迷惑,但他为了打击叶赫,分裂海西联盟,因此答应了辉发国的要求,并同意将自己的女儿聘给拜音达理为妃。

    叶赫国得知努尔哈赤不仅答应了辉发国出兵的要求,而且还与拜音达理联姻,十分忧虑。因此他们故技重演,修书一封给辉发国,提出:将绝代女色东哥嫁给拜音达理,换取辉发国与建州的对立。这时努尔哈赤遣使到辉发国责备说:你曾经帮助叶赫国两度侵犯我建州边境,今天你又聘我王之女不娶,是何道理?拜音达理掩饰说:我人质于叶赫国,待他们回来,立刻成婚,而心中却被东哥的美色弄得神魂颠倒。拜音达理暗下决心,断绝与努尔哈赤的婚约,聘娶东哥。接着他大兴土木,筑城三层,借以自固。城修完后,拜音达理公开撕毁了与建州的婚约。这样,建州与辉发两国的战争便爆发了。

    努尔哈赤亲自统率大军,日夜兼程,疾驰辉发城下。经过激战,辉发城终于陷落,拜音达理父子都战死,建州军队也伤亡惨重。拜音达理这个反复无常、不守信的人终落一个可悲的下场。

    努尔哈赤征服哈达、辉发两国之后,同乌拉国的矛盾又激化起来。原因反映在经济、政治两个方面。乌拉国是松花江、黑龙江和图们江等南来的必经之路,每年这里有大量的貂皮、人参、珍珠等通过这条通道到抚顺关与汉区交易。但在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乌拉国布占泰将毛皮产地瓦尔喀部内的安楚拉库、内河二路的三位路长许献给叶赫国那林孛罗,这样挡住了建州的财路。虽然努尔哈赤遣重兵夺回了安楚拉库、内河二路,但乌拉国、叶赫国与建州的关系进一步恶化了。当时哈达国、辉发国尚未灭亡,努尔哈赤对乌拉国的方针是以远交为计,适宜地以武力相威胁,和平是两国关系中的主流。在政治方面,由于叶赫、建州两国势力都很强大,势均力敌。乌拉国虽然心向叶赫,但表面上对建州也很亲热,似有持于两端。叶赫、建州都视乌拉国为助手,千方百计结交乌拉国。

    乌拉国贝勒满泰曾为其弟布占泰聘得东哥之后,布占泰参加了九部联军,在古埒山战役中被俘,直到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七月才返回乌拉。布占泰回到乌拉后。因满泰被杀继承贝勒。当时布占泰对努尔哈赤放回自己十分感激,于同年亲送妹妹呼奈给舒尔哈齐为妻。两年后,布占泰再赴建州隆重地迎回努尔哈赤的侄女额实泰为妻。

    乌拉布占泰是一名颇有作为的首领,别号何叱耳,即左弓之意。当时有40岁左右,善于弓马,剽悍异常。他继任贝勒后采取了治国强兵的方针,外联叶赫、科尔沁、蒙古、建州以壮声势,将邻近各部收为卵翼,一个时期,六镇藩胡及其东北各部女真人都听从布占泰的号令。

    布占泰在军事上一系列的胜利,早已引起努尔哈赤的关注,而布占泰也小心谨慎,在厚交叶赫的同时,又与建州两联姻。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一月,布占泰将侄女(满泰女)阿巴亥送与努尔哈赤为妃,并要求努尔哈赤再许配一女给他为妻。努尔哈赤慨然应允,将舒尔哈齐的另一个女儿娥恩哲于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送往乌拉成婚。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乌拉兵败于宜罕山城,布占泰大惧,为了缓和关系,表示友好,再次恳请努尔哈赤许配亲女为婚,并发誓:若是得了努尔哈赤的亲生女儿,将永远依赖建州为生。努尔哈赤又答应了他的请求,将亲生的女儿穆库什给布占泰为妻。建州连送三女给布占泰,其目的就是通过政治联姻关系,结交布占泰,以图貂、珠的利益。

    乌拉与建州的多次联姻,引起叶赫国的不安。于是,他们又打出那张陈旧的王牌--年近30岁的叶赫老女,表示要与布占泰重圆旧梦。

    真是鬼使神差!历来精明强干的布占泰,面对东哥的诱惑,突然发起狂来。他仿佛觉得是嫦娥下凡,竟然忘记了他一惯坚持的自信、自强的原则,为东哥的美貌倒向了叶赫一边。当叶赫国主动送来衣服、鞋子等物后,布占泰便对建州三女逐渐疏远了,接着对三女又产生了厌恶、憎恨和报复。他以苍头箭(一种惩罚人时用的无箭矢的箭)射向娥恩哲的后背,将她折磨得遍体鳞伤。

    建州三女不肯受辱,向努尔哈赤诉苦。于是一场以婚烟为导火索的战争爆发了。

    侄女、女儿受辱,夺妻之恨成了努尔哈赤进攻乌拉的理由。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九月二十二日,努尔哈赤统率三万大军向乌拉进发,直达乌拉大城的河对岸列阵。乌拉布占泰见建州大军所至,不敢与建州兵决战,采取了疲劳建州兵卒的战术。这时努尔哈赤下令先将乌拉大城周围的各小城攻占,以孤立乌拉城。

    在乌拉生死存亡的关头,布占泰采取了缓兵之计,他派遣大臣吴巴海图鲁乘船到对岸努尔哈赤军营,说:汗父兴兵到此,不过是一怒之下而为之。今天敬请息怒,可否留下话退兵。努尔哈赤对于乌拉来使不予理睬。布占泰贝勒只好亲自率领六员大将,乘船来拜见。

    努尔哈赤得知布占泰前来求见,便身披铠甲,胯下骑着白马,步人乌拉河,水到马腹,站立河中,布占泰见汗王亲自出营,慌忙叩头,恳求努尔哈赤饶恕。努尔哈赤严厉责问:布占泰,先前擒你在阵上,将你已经该死的身子,宽释出来,厚养款待,扶为乌拉国主,以我三女配给你作为妻室。今日你欺骗、蔑视我国,7次违背盟誓,掠夺我的属部虎尔哈;想强娶我所约聘的叶赫女子;以苍头箭辱射我女儿,我兴兵到这里,难道是没有缘故的,这受辱的名声,我怎么能藏于心中,含耻于九泉之下呢?俗话说,宁削其骨,莫毁其名。我并不是乐意兴兵弄武,听说屈辱我的小女,才提兵于此。

    布占泰叩头:这事或许有人进了谗言,离间我们父子关系,使不得和睦吧!若是果然有射汗女,娶汗配婚女子的事,我在水上,下有龙神共鉴。由于布占泰的部将拉布泰扎尔固齐和布占泰的弟弟喀尔玛再三求情,努尔哈赤才罢兵回营。在乌拉河边鄂勒珲通乎玛山下做木城休息5天。然后留兵千人,返回建州。

    布占泰鬼迷心窍,一心想娶东哥。他非但没按努尔哈赤要求送人质到建州,反而将女儿萨哈、男儿绰启鼐和17大臣的儿子送到叶赫国,并囚禁了舒尔哈齐的两个女儿额实泰和娥恩哲,他做出破釜沉舟之举,决意要娶东哥。

    努尔哈赤闻讯大怒,再次亲率大军前征乌拉。正月十八日,布占泰统兵三万,出富尔哈城迎战。乌拉兵抗不住建州大军潮水般地冲击,阵脚顷刻大乱,兵溃如山倒,纷纷弃甲丢戈,四散奔逃。布占泰全军崩溃,只率百名亲兵逃回城。此时城上建州大旗迎风飘扬。他大惊失色,正想拨马脱逃,又被代善团团围住。布占泰无心恋战,杀开重围,夺路逃往叶赫国,乌拉国至此灭亡。

    布占泰投奔叶赫后,叶赫贝勒布扬古以布占泰失国无用为理由,并没有把东哥嫁给布占泰。布占泰最终在感情的煎熬之中死去。

    布占泰逃亡叶赫之后,努尔哈赤以叶赫侮婚,匿藏汗婿为理由,向海西联盟的最后一个目标发起了进攻。九月初六日,努尔哈赤统率四万大军突袭叶赫国。先后攻克璋城、吉当阿城、乌苏城等大小19座城寨。叶赫国受到了惨重的损失。明廷见叶赫国可能瓦解,出面干涉,派出游击官马时楠、周大岐等带领枪炮手1000人,分别驻守叶赫的东西城。这样努尔哈赤只好暂时放弃攻取叶赫国的计划。

    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五月,叶赫布扬古贝勒把东哥许配给蒙古暖免的儿子蟒古儿大,并捕捉建州6人旷七月,努尔哈赤乘叶赫老女与蒙古成婚之机,发兵三千,屯驻南关旧地,准备一举荡平叶赫,由于明廷的再次干涉,努尔哈赤只好暂时息兵。

    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正月,努尔哈赤又一次征伐叶赫。同年八月,建州军借萨尔浒大捷的余力,出师围剿叶赫,经过一场激战,终于叶赫都城被建州勇士攻破,叶赫灭亡。

    从此,叶赫、哈达、辉发、乌拉及科尔沁等28个部寨的女真人和蒙古人都属于一个整体,统归努尔哈赤管辖。

    努尔哈赤诅咒叶赫老女:无论此女聘于何人,寿命不会长久,毁国已终,构衅已尽,死期将至也!果不其言,叶赫老女远嫁蒙古一年之后,因病而死。

    努尔哈赤对众人说:以此女故,哈达国灭、辉发国亡、乌拉亦因此而覆亡。此女用谗言挑唆诸国,致启战端。今唆叶赫,勾通明国,不将此女与我而与蒙古,其意使我为灭口十赫而启衅。进而他得出一女亡四国的结论。

    其实把红颜祸水之说放到叶赫老女的头上是不合情理的。她不是妲己、褒姒,而是被奴隶制度枷锁束缚的牺牲晶,是一个可怜的女真女人。




  • 上一篇:大妃阿巴亥

  • 下一篇:贤内助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