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人物>当代族人>
中国当代名医-爱新觉罗·鹦烈
中国当代名医-爱新觉罗·鹦烈
作者:
文章来源:满族国际论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1-07 21:51
★★★

    翻开厚厚的《中国名医列传.当代卷》可以看到如下条目:爱新觉罗·鹦烈,满族,辽宁清原人,系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六子塔拜之后裔,其家族系世袭清朝御医……

    为了找到这位中国当代名医,最近记者专程来到辽宁省清原县城,几经周折后终于在一个普通的住宅小区中拜访到了这位伪满时期的末代皇帝的御医爱新觉罗·鹦烈。面对这位满头黑发、口齿伶俐、思维敏捷的老人,记者很难相信眼前的他竞已满82岁的高龄;长时间的交谈中他精神矍铄,豁达开朗,更很难让人相信这位名医曾作为战犯在监狱中度过29个春秋……

    矢志为百姓治病,却被迫当了御医

    1916年月的一个早晨,在清原县南八家乡北树林子村,村北头的一个满族人家小院传出来一阵婴儿的啼叫,原来是一个男婴在父母的惊喜中诞生了……

    这是一个典型的满族家庭,古老的大火炕,典雅的家具陈设,缀满刺绣的精致服饰,甚至木窗上一个个大红剪纸,都无不显示着清太祖世裔家庭的文化情调。男主人名叫。爱新觉罗·毓权,是努尔哈赤第六子塔拜的后裔。从清太祖第七世起,这个家族就以高超的医道和足以让皇帝放心的族亲身份,成为世袭御医家族。不久,毓权给孩子起了很动听的名字:爱新觉罗·鹦烈。

    鹦烈一直在淘气的玩耍中长到八岁,被父亲送到村里的私塾读书。尽管这孩子很贪玩,但他聪明伶俐,所学的东西往往是过目不忘,因此很讨教书先生的喜欢。随着渐渐懂事,小鹦烈开始用起功来。作为一个皇族世裔和御医传世家族,父亲并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在将来进宫做事,因为他深知伴君如伴虎,像奴仆一样伺候皇帝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十分希望儿子长大后能像自己那样学通法律,做一个有一技之长的庶民百姓。

    然而也许是血统的原因,小鹦烈却对医学有着天生的兴趣和灵性。在八九岁时他就跟着叔叔看起了《十八反》、《十九畏》、《二十八脉诀》等医书。小鹦烈的叔叔名叫爱新觉罗·书堂,有着祖传的精深医道而文明遐迩。后来,叔叔被溥仪召去做了御医。

    鹦烈在14岁时,到沈阳小南关皇族学校维城学校读书。后来他违背父亲的意愿考入了满洲哈尔滨军医学校。入学时他对父亲说:“将来只给百姓看病,不去侍侯别人。”

    在哈尔滨军医学校时,鹦烈读的是内科。在这四年宝贵的时间中,他如饥似渴地系统性地学习了西医内科理论和实践,并自修了中医科学。1940年,鹦烈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哈军医当时隶属于伪满军政部,毕业生严格实行军管,必须一律分配到各个军队之中。这一年,爱新觉罗·鹦烈被分配到齐齐哈尔的伪满第三军管区当军医。这时,叔叔爱新觉罗·书堂早已在伪满宫廷内为溥仪做御医,到了鹦烈从军的第二年,他因年事已高去世了。

    按着溥仪的指示,要求尽快有一个精通医道的族内人接替书堂的差事。军政部几经审察,发现第三军管区的鹦烈是唯一的人选。

    没过几天,一份军政部下发的“公事”由军管区的最高军官传到鹦烈的手里。一看要到皇帝的身边做医生,鹦烈吓得一时不敢大声出气,因为他知道在皇帝的身边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旦出点差错,弄不好就得掉脑袋。所以,他以自己年轻没有经验为由,拒绝进入伪满宫廷。

    时间一长,鹦烈又接到了一份紧急文件,这次不再是“公事”了,而是一份非同小可的“军令”了,内容自然是和上次的“公事”一样,只是多了军政部这样的一句话:如有违令,则军法问处!

    在此军令之下,爱新觉罗·鹦烈已不敢再做拖延,只好赶紧收拾行李,坐火车来到长春。

    到了长春溥仪的宝邸后,鹦烈在军政部要人的带领下首先见到了溥仪的弟弟溥杰。当时溥杰是满洲军政部侍从武官。面对这个新来的满清族内的年轻人,溥杰十分热情,他主动和鹦烈排起了辈分,两人相差两辈,溥杰是占了爷爷辈。鹦烈问他:“见了皇帝是不是要下跪?我不懂宫里的规矩。”溥杰笑着说:“不用不用,见了皇帝请个安就行了。”伺候皇帝确有难言之苦,但获得了“御用苍龙丸”

    第二天,溥杰带着鹦烈第一次拜见溥仪。出来乍到,鹦烈自然显得十分谨小慎微。刚见到溥仪的时候,鹦烈的两腿直打颤,以至于后来他都无法回忆起当时向这位末代皇帝请安的情景了。他只记得那时心里紧张得要命。

    溥仪的面孔始终是那种冷冰冰的样子,这对鹦烈来说自然更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威严。好在这当中有溥杰为他们做调节:“这个鹦烈很象他的叔叔,医道不错,人有可靠。”这时溥仪才开口对鹦烈说:“是啊,听说你的医道好,咱们都是一个大家族的……”

    自从那次拜见溥仪之后,鹦烈开始对他这位末代皇帝进行每周一次的健康状况会诊。如果遇到溥仪有个头疼脑热之类的毛病,鹦烈则随时听从宫廷侍从的召唤。

    在鹦烈的眼中,溥仪一直是个表情冷漠的皇帝,他对自己的侍从们许多时候都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第一次鹦烈在宫内给他诊脉,都不敢坐。一则他伺候的人是个皇帝,二则这个人还是他的爷爷辈。而让他感受到不舒服的是,溥仪对他这位本族御医竞也从不让坐,而且这个古怪的皇帝从来都是话语很少。因此,鹦烈就自然想到父亲在他小时侯就不希望他将来成为御医的事情,今天他终于身临其境,感受到了伺候皇帝的难言之苦。

    在长春还有一个精通医术的皇族人,名叫溥津,从辈分上讲和溥仪是同辈,也是以为闻名遐迩的名医,鹦烈常常和他在一起切磋医术。有一次溥仪得了病,为了把握起见,鹦烈就把他也请来一起给溥仪看病。可是自始至终溥仪也没有给这个同辈的族弟让座。以至溥津气得回去就是一顿臭骂:“有什么了不起的?他当他的皇帝,我行我的医!”

    溥仪爱好较为广泛,书法、绘画以及收藏都很深入。溥仪的住所门厅上,就有他自题的“安逸室”几个字,平时他也将自己的字和画送给别人,而他收藏古人的字画和古玩也不少,尤其是以宋明时期的居多。这些,简直让前来为溥仪诊病的鹦烈打开眼界。此外,在鹦烈看来,溥仪还是一个对音乐非常投入的人,他特别喜欢吹黑管,有时还和几个喜欢摆弄乐器的大臣一起搞合奏。每在这个时候,溥仪的脾气也就好一些,也让周围的人来观看他们的表演,而这时鹦烈则常常在其中。

    据鹦烈介绍,溥仪是一个很有尊严的人物,人们很少能见到他的笑模样,因此让人感到难以接近。而只有他在和别的大臣一起搞合奏的时候,大家才能看到他神采飞扬的样子。在这个时候,他就差人把鹦烈叫过来和大家一起听他们奏乐。

    每一次给溥仪诊病,鹦烈都是那么尽职尽责,特别是每开一个药方子,都是小心翼翼,生怕一时疏忽出了不可饶恕的差错。然而几乎是每一次他开过药方之后,溥仪都要亲自看一看,有的时候还做一点小的改动。鹦烈看过他的每一次改动竞都有其道理,这时他才知道,原来这个皇帝竞还精通医术!

    溥仪十分推崇中医,要是有个头疼脑热,一般来说都是吃中药。有一次,溥仪得了伤风,鹦烈给他开了一副中药方,溥仪看过之后在原来方子的基础上添了两味中药。吃过药后,溥仪的病很快就好了,溥仪得意地对鹦烈说:“加了两味中药,受益真是不浅啊!”

    鹦烈心里明白,即使不加这两味中药,这副中药的药力也是足够的,然而谁又能敢和他争论呢?不过,溥仪懂医的确是真,不仅精通一些理论,而且自己也从宫廷里掌握着一些传世秘方……

    不久鹦烈按父母之约与家乡的旗人徐晶在长春结了婚。结婚的时候溥仪的弟弟溥杰亲自去贺喜,这使他的婚礼多了不少的光彩。

    在伪满宫廷里的生活中,鹦烈常常面对的是溥仪冷峻的面孔,这使他在这里多了许多陌生。然而一旦有溥杰出现,这里的气氛就立刻变锝融洽了许多,鹦烈也就不那么拘谨和小心了,因为溥杰的为人非常随和,没有一点架子。

    溥杰擅长书法,几乎是每天必舞文弄墨,有时他也将鹦烈等几个族内人请去做客。在这些人当中,他十分看中鹦烈的医道,更赏识他厚道的为人,因此一旦身体不适,便将他叫来。在这些交往当中,鹦烈与溥杰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两人交情较深。这种关系他们一直保持到溥杰逝世。

    当时溥杰是年轻的武官,尽管他身为溥仪的胞弟,但是溥仪对他却十分严厉。有一次,顽皮的溥杰一时兴起,趁溥仪不在的时候将他的龙袍穿在自己身上的试了试。没想到后来却被溥仪知道,溥仪大怒:“龙袍哪是随便乱穿的!”便将溥杰一顿毒打……事后,鹦烈和几个族内都来看他,对他表示安慰。

    几年的宫廷生活中,鹦烈以他精湛的医道赢得了大家的尊敬,即使是一向严厉苛刻的溥仪也改变了以往的态度。当时不论哪位大臣得了病,比如民生部大臣熙洽、知府大臣金卓、军总司令吉兴等溥仪都亲自派鹦烈前去诊治。

    伪满好景不长,眼看着就要云消雾散了。不少宫廷里的人都开始在日本人垮台之际开了小差,而鹦烈却仍然滞留在宫内,因为溥仪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这天,溥仪将鹦烈叫来并对他说:“你也回老家吧……我把“御用苍龙丸”的方子送给你,这是隋朝流传下来能治百病的宫廷秘方……但你要记住,这个方子只准用,不准卖!”

    鹦烈跪谢了溥仪,将这个方子接了过来。不久。他带着妻子和孩子从长春回到辽宁清原老家。

    被关进抚顺战犯监狱做了29年犯人医生

    鹦烈结束了几年的伪满宫廷生活,一下子落成一个平民百姓,但他不但不感到是一种失落,相反心里却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感。因为几年伪满宫廷的生活中,他饱尝了其中的苦楚,何况他从小就对父亲说过要为百姓治病,而今天他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

    本来只想为平民百姓看病的鹦烈刚刚到了家里,便有县城里的官人请他给家里人看病,面子上挨不过去,刚刚歇息的鹦烈只好奉命前往。

    这官人姓赵,是县警察署的署长,其母患有慢性肺痨,医生请了无数,药也吃得没有边际,可她的病却就是不见好。鹦烈被他请到家中后仔细为老人诊治半个月,终于将她的病治好了。

    从此鹦烈在家乡名声大振,人们从此知道了一个满清没落的皇族中还有一位这样不凡的人物。署长要以重价将他留在自己家中,被他婉言谢绝。

    从此鹦烈开始走乡串户地以看病为生,他凭着自己高明的医术给许多人都治好了病。当时远处都有不少慕名来向他求医的,本溪、沈阳甚至长春、哈尔滨、都有不少人来找他看病。生活的大起大落使他看淡了人世间的名和利,因此他把给病人看病看病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在看病的过程中,凡是遇到生活困难的、孤寡单身的以及出家的,他都一律不收钱。两年后,鹦烈就利用在这期间挣得的钱在县城开了一个自己的诊所。一个高明的御医开诊所,这在县城里自然是生意不错。不久,东北解放。

    解放后,公安机关对所有特殊身份的人都进行详细的登记,之后就是比较详细的调查了,而鹦烈作为一个伪满军人和一个伪满宫廷内的特殊人物,自然是在重点审查之列……1950年4月,鹦烈被关入抚顺战犯监狱,而这一关就是漫长的29年。

    在抚顺战犯监狱,鹦烈没有想到竟重新见到了溥仪,只是这时他已经不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而是一个开始接受改造的在押战犯了。在这里,他也看到了想念已久的溥杰—几年不见,他感到这哥俩苍老了许多。同时他在这里更看到了诸如杜聿明、黄维等一些国民党高级将领——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谁能想到当年这些叱咤山河的风云人物,今天竟会成为高墙里的阶下囚!

    想到这些,鹦烈的心里倒多了一些从容和坦然。

    不管怎么说,鹦烈和他们的交往总是怀着一种复杂的心理,尤其是对溥仪和溥杰兄弟俩。一次大家在放风休息的时候,鹦烈对溥仪说:“您给我的那个秘方我一直自己保留着,着几年也没有舍得用……”溥仪说:“给人治病的东西就是治病的,什么什么时候也不能卖钱。”不久,溥仪将自己的好多文物都交给了国家。

    据鹦烈介绍,当时战犯监狱并不严厉,活动上也比较自由,生活条件也很不错,大家平均每月的细粮40斤,他们根本吃不了这么多,而这个标准即使在三年困难时期也是如此。

    战犯们每天的事情大都是读报、学习和讨论。关于这些战犯的情况,曾经拍过电影和电视剧,里面有不少劳动和杀猪的情节——鹦烈说,这些都不真实,因为政治学习几乎成了他们每天都必须做的事情。大家天天围坐在一起,读报纸上有关时事的各式各样的文章,然后就是大家发表各自的意见。这就是改造战犯们的主要内容了。

    鹦烈在那里的事情主要就是给这些战犯们看病,做这些战犯们的医生。在这当中,鹦烈和杜聿明、黄维等一些国民党高级将领相识并建立了较为友好的关系,他们对这位当年的御医十分相信。他们常常在一起聊天神侃。后来蒋介石开始越来越凶地叫喊反攻大陆,因此这些战犯也就在这一特殊时期暂时分散关押,鹦烈就被分到黑龙江的绥化监狱,直到两年后才和其他战犯陆续返回抚顺战犯监狱。

    大家仍然是老样子,但是这里自由的气氛越来越浓。当时中国的边境较为紧张,包括援朝战争在内的几次战争,我军都曾征求他们的意见,他们也都能尽心尽力地发表自己得见解—监狱里的干部说:“看起来这些人还是爱国的。”不久,杜聿明等人被特赦,再后来就是溥仪和溥杰等一批人。溥杰走前对鹦烈说:“表现积极些,你出去还能是个好医生。” 

    返回家乡开诊所为民治病偿夙愿 

    一年又一年,寒来暑往——直到1979年,鹦烈才结束了他29年的监狱生活。

    这年春天,鹦烈离开了战犯监狱回到老家清原县,这时他的父母早已去世,妻子也在8年前离开了人间。

    在北京的溥杰知道鹦烈出狱后,给他写信,勉励他要振作起来,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在有生之年为社会做点贡献。

    从此,鹦烈便开始以看病为生。他凭借自己高超的医道和手中所掌握的一些宫廷秘方为许多百姓治好了各种病症,同时他还开始较为系统地整理各种各样的特效方剂,全身心地投身于中医中药事业。

    在当地各个部门的支持下,鹦烈在自己的家乡开了一个个体诊所,远近各类病症的患者来此就诊,络绎不绝。

    鹦烈的名字在整个东北的名中医当中,叫得还是非常的响。一些人知道他出狱之后,当遇到一些难以治愈的病,便往往将患者荐给清原的鹦烈。在沈阳的中国医大的一位教授的女儿长年患有青紫脸,且一直没能治愈,父女俩便在别人的推荐下来到清原找到鹦烈。鹦烈让用服她自己的中药方剂,外敷自己特制的中草药,不久她的病得以彻底清除。几年的时间内,老人已经为好多人治好了不同程度的糖尿病、银屑病、各类肿瘤等疑难病症,而许多生活较为困难的患者他都一律免费为其治疗,所以患者感谢他的锦旗不下几百面。

    在溥杰的热情邀请下,鹦烈曾几次去北京为他的妻子治病,而且每次治疗的效果都很好。为了感谢鹦烈,书法造诣颇深的溥杰为他题了一个“慈航普济”的字幅。1995年三月溥杰逝世时,鹦烈应邀参加了他的追悼会,并一直随灵车将溥杰的骨灰送往八宝山。

    几年前,台湾中医院院长王立宝曾专程来到辽宁,要以一百万元的出手价,买走鹦烈手中的曾治好许多病症的“御用苍龙丹”。原来当年满洲宫廷散伙时一些人去了台湾,他们都知道鹦烈手中有一些宫廷秘方,其中包括溥仪给他的“御用苍龙丹”。然而鹦烈婉言谢绝了。他说:“秘方是祖国的,我哪能把它卖钱呢。”

    去年,鹦烈老人将自己手中的两个宫廷秘方,分别捐献给家乡的两个制药厂。他说:“我要在有生之年多做善事。让更多的患者得以康复。”




  • 上一篇:《经济半小时》:毕业大学生走进河南艾滋病村

  • 下一篇:萨满文化专家富育光信念历久弥坚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学君决定参选 首位满族问鼎美乔州
    满族代表着民族服装惊艳大会堂
    满族美女沈傲君——洁白的冰花;悄悄
    我的舅舅那志良
    王丽萍:中国竞走很有希望冲金
    何镜涵——写意楼阁山水第一人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