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姓氏>氏族>
觉尔察氏守陵家族相伴福陵300年
觉尔察氏守陵家族相伴福陵300年
作者:
文章来源:华商晨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2-26 03:39
★★★

福陵“外一百单八磴”即将拆除的消息引得很多人关注。这就好比是关心隔壁家一位老邻居,有个风吹草动大家会担心,这老人家还好吧。
  在所有关心福陵的人群中,有一些人有更多的牵挂和思念,他们曾经世世代代伴随在福陵脚下,小心地呵护过它的每一寸肌肤。他们就是福陵的守陵人,300多年来沈阳福陵的每一点变化,都与这个家族息息相关。

  74岁的赵晴光老人如今居住在大西菜行附近,一路向东便是当年的沈阳城西门。远离福陵而靠近城内,这在赵家祖祖辈辈也是没有过的事。

  这个家族有一个特殊的身份,他们是福陵的守陵人。居住在福陵脚下就是一份工作,而且这工作世代相袭,一直传了300多年。福陵在这岁月中经历的风云都在这个家族的眼中记载下来,而努尔哈赤埋身的那片土地,也是他们家族精神固守的圣地。

  守陵

  沈阳福陵,满语叫“瑚图灵阿蒙安”,位于沈阳城东二十里天柱山,老百姓喜欢简称它为“东陵”,这里长眠着老罕王努尔哈赤和他的皇后。

  沈阳作家马秋芬在书中把努尔哈赤称为“城市之父”,因为300多年前的沈阳城,就是因为努尔哈赤的一念之间成为了后金的都城。一座城市站在命运的岔路口时,就这样走了过来。

  赵晴光老人就出生在东陵脚下的陵街,后来这里被人叫前陵堡。他是家里的第二个男孩,全家上下都很高兴,取乳名“二宝蛋”,还特意带到城里拍了一张百日照。赵晴光对于守陵人身份的认知,是源自每年春节祭祖时,爷爷奶奶都会讲到老祖宗的故事,那时他还小呢,复杂的因果被简化为一串简单的情节。

家族的祖先班布里与努尔哈赤本是叔伯兄弟,就住努尔哈赤家隔壁。有一次班布里家一个家奴违反了家规,家奴一时惊恐便跳墙躲到了努尔哈赤家里。当时努尔哈赤已经是部族内的首领,这班布里想来也是个莽撞人,竟然全不在乎不管不顾地提刀来到努尔哈赤家要人,在听到努尔哈赤说没见此人以后,更是怒火冲天,用手中腰刀连砍努尔哈赤家檐柱,最后解下自己身上的红带子扔给努尔哈赤后愤然离去。

  红带子是当时与努尔哈赤同族身份的象征。努尔哈赤第二天便召开了全族人的会议,免去班布里一支的红带子身份,不再允许叫觉罗,改名觉尔察氏。

  按理说,对这样的惩罚怀恨在心都是正常的,然而班布里性情豪爽到竟然完全没将此事放在心上。后来有一次努尔哈赤要去另一刚刚归顺的部族赴宴,班布里拦住马头阻止他去这“鸿门宴”,就如同当年拦在努尔哈赤院子里一般强硬,无论努尔哈赤怎样不满就是不肯放他前往。事后果然证明那部族怀有异心,自此努尔哈赤对班布里十分感激。

  当努尔哈赤的妻子叶赫那拉氏孟古也就是皇太极的生母病故时,班布里上书努尔哈赤,说自己无功受禄一直深感不安,“愿看守皇后之陵”。努尔哈赤也很感动,批准了班布里的请求,而且表示以后觉尔察氏可不出差役,不缴贡赋,累世守陵。于是,才有了世代相传的福陵觉尔察氏守陵人。

  祭祀

  历史上成为福陵守陵人的不仅觉尔察氏一家,其他还有努尔哈赤舅舅、姨母的后代子孙,如今还多居住于今东陵公园附近村屯。尽管已经不再如从前一般,但是先辈用虔诚守候的精神家园,在他们身上仍旧有深刻的痕迹。

  在赵晴光老人的记忆中,家族里守陵的规矩传到祖父母这一代时,除了日常的打扫保管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祭祀,“我爷爷是在陵上当差,负责保管一些贡品,可能就算是个管后勤的工作。”

  一直以来,祭祀都是福陵最重大、最繁琐的礼制活动,直到上世纪上半叶,每年清明、中元、冬至和岁暮仍旧是传统的“四大祭”,祭品由当时沈阳城内设的陵庙办事处供应。记者见到赵晴光老人的那一天,恰好是冬至,如果在从前,他大概会忙得不可开交,而不会坐在记者面前回忆他小时参加的那一次岁暮的祭祀。

  “岁暮就是除夕,我出生以后就只参加过一次家族祭祀,大概是1940年春节。”赵晴光回忆道,“那次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向祖先灵位叩头,室外房门西侧,由萨满的二神主持领牲,就是往神猪的耳朵里倒入白酒,若神猪能摇头摆耳即可领牲,否则就不能杀,需要更换后再领牲,这个过程中全族男人跪拜,不能戴帽子、围巾、手套等,否则为大不敬。”

  祭祀之外,护陵也是守陵人的重要工作之一。据当年一位从关内来沈的守陵人白祥久老人回忆,曾经有一个十五的夜晚,雷电交加,待天晴以后,白祥久和其他人到陵内查看,只见方城内一个角楼被雷劈掉一角,更惊奇的是坍落的瓦砾中有一块手掌大小、一手指厚的蛇皮。那时候东陵人烟稀少,毒蛇猛兽也时有出没,据如此厚的蛇皮推测,恐怕蛇会硕大无比,只是再没有人见过这蛇的踪影。

  地宫

  成为守陵人,在外人看来似乎总与神秘脱不了关系,很多盗墓类小说干脆将之作为与盗墓者演对手戏的重要部分。赵晴光记得,小时候妹妹问到福陵中的地宫时,家里老人只说“那里边有童男童女”。

  地宫就是存放棺椁的地下墓室,相传地宫中会有一眼“金井”,乃是“海眼”,里边波涛汹涌。其实,从已经出土的其他地宫“金井”看,它不过是直径约十厘米深不足尺的孔洞,内葬有皇帝的一些珍宝。据推测“金井”处应是地宫定位的水准点,为风水先生选陵址时定的穴位,并没有其他的神秘。

  关于努尔哈赤地宫的修建,曾经有过很多传说,有人说地宫修建好后为了不让修陵工匠泄露地宫秘密,把所有工匠集中在地宫的入口处月牙城,给每人吃了一种药,这些人立即都成了哑巴,从此月牙城也叫“哑巴城”。

  真假难辨的这些传说,都已经随着时光难以确证。在孩子时的赵晴光眼中,东陵是最美的地方,“那时候正门是从来不开的,我们都从侧面上山进门,有时候直接跳墙就进去了。”

1945年赵晴光离开家乡,进沈阳城读书,从小热爱绘画的他后来成为了一名美术老师。几年前,退休后的赵晴光花费很长时间和约万元的费用续修了家谱。

  赵家的祖坟原来就在福陵附近,随着时代变迁渐渐被人忘记。“文革”以后很多族中人散到各地,仍旧居住在前陵堡的族人已经不多。尽管如此,去福陵看看,回忆在陵街居住时的光景,仍旧是很多觉尔察氏后人念念不忘的。带着儿时的记忆,赵老画了一卷儿时的东陵及前陵堡图,足有四米长的画卷像一幅沈阳版的《清明上河图》,能从客厅的一头拉到另一头。

  在赵晴光老人看来,福陵已经不是他年幼时那座肃穆幽深的陵墓了,陵街也建成了高楼大街,一切改变对他而言,都是沧海桑田,其中的高兴与失落杂陈在一起,惟有对东陵的感情,始终未变。

 




  • 上一篇:拜祭祖先常寿 满族佟氏家族“供影”祭祖习俗考

  • 下一篇:金兀术裔孙“隐居”黑龙江小村庄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舒穆禄氏宗亲会”临时筹备组成立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