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人物>人物故事>
金婉如,庆王府里的三格格
金婉如,庆王府里的三格格
作者:冷珊珊 杜建雄
文章来源:城市快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12-06 23:52
★★★


  天津有一位三格格,她现名金婉如,原名爱新觉罗·毓宜。她是庆亲王奕劻的曾孙女,其祖父是庆亲王载振,父亲是贝子溥锐。她师从八叔溥佐习书、画,另外她还是全国京剧十佳名票友。

  提起奕劻,人们并不陌生。遍查当时的西方报纸,PrinceChing(庆亲王奕劻)的曝光度仅次于李鸿章、袁世凯和慈禧太后。后世有人称奕劻为大清“首富”,虽未必尽然,但可以肯定他至少是当时的“首富”之一——他仅在汇丰银行就有200万两白银以上的存款。奕劻的长子载振是清代最后一个“铁帽子王”,他依靠父荫,曾任清廷的农工商部的尚书,光绪二十八年受任为英皇加冕典礼专使,出使英国,极一时之荣。

  天津没有皇宫,却有座“庆王府”。溥仪迁居天津的次年,载振偕全家也来到天津。他买下了清末太监小德张在天津旧英租界剑桥道(今重庆道)55号的楼房作为住宅,这座楼房就被称为“庆王府”。载振就在这楼内锦衣玉食,度过晚年生活。那时三格格4岁,一直到21岁结婚之前,她一直住在庆王府里。

  当年女子没有出去游玩的自由,所以她从小就寄情于琴、棋、书、画。她7岁时进私塾,除了跟先生学习《百家姓》《三字经》等,还学习英语、书法和绘画。由于漂亮聪慧,年幼的毓宜深得长辈的喜爱。而今毓宜已经88岁了,虽然满头银发,但她大家闺秀的气质仍然不减当年。她诉说着往事,再回首那逝去的韶华,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

  府里的青春记忆

  虽然时过境迁,但而今的庆王府风采依旧。当年的三格格在这个王府中度过了十七年,现在她还依然记得当年的英语单词、满族童谣、《三字经》,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记得这么清晰。

  《城市快报》(以下简称“快报”):当年您在庆王府的生活是怎样的?

  金婉如:我从7岁到21岁,基本上每天起床后就上书房,我现在背《三字经》还能背很多,我认为它是最好的一本书,现在要给孩子多讲。比如夏有禹,商有汤等,一念就知道历史是怎么到现在的。另外,我还学会了英文。我祖父年轻时出使过英国,英国领事长来了,还会去我家拜访。我祖父为了能够和他应酬,就让我学了英语。我们那时不以书面语为主,主要是口语。现在我还依旧记着那些英语单词。

  当初庆王府里面的花园旁边有一排平房,窗户都是纸糊的。现在府内没有栏杆了,只有喷水池和花园。当时我住一间平房,房子构造挺好,是太监小德张盖的,挺严实,不太冷也不太暖。

  快 报:您祖父给您留下了哪些记忆?

  金婉如:“劝业场”是由我祖父的题词“劝吾胞舆,业精于勤。商务发达,场益增新”而来,规劝大家努力工作,发展事业。直到现在,这名字依然还在。

  那时祖父除了听戏就是养鸟,他经常带我们去劝业场的天华景听戏。我们会唱戏,叔叔会拉胡琴,老爷子一高兴就让我和姑姑两人唱老生。他还专门让人给我们做了一身有水袖的戏服。后来他又养了热带鱼,弄了个很大的水箱。到我快结婚时,他在家里又弄了两个大乒乓球台,总之,他是个爱好极多的人。

  出去工作活得快乐

  新中国成立后,她在街道办事处热火朝天地工作,后来被调到了幼儿园、药房……让深闺中的三格格见识到了更广阔的天地。

  快 报:您走出庆王府的情景怎样呢?

  金婉如:那时候都讲究门当户对,我的爱人是东北军阀张作相的五儿子。他从日本留学回来后,我们就结婚了。他在银行里工作。第二年我生了大闺女,后来又生了个儿子,我就在家看孩子。1952年我出去搞街道建设,因为工作出色,成了第一批天津妇女代表。新中国成立后能上班的,首先要有学历,可我没有。所以感谢妇联把我送到了一个小型托儿所,那个托儿所在郑州道48号的胡同,后来中药集团把这个托儿所接收了。1956年,我转入了中药集团,就这样正式上班了。

  两年后,我正式去达仁堂药店卖药。那时也有西药处方,我学的英文有了用武之地,所以留在药店干了很久。那时才算真正活着,药店经常组织文艺活动,我就唱老旦。我常跟我儿媳妇说,我那会儿活得真快乐啊。

  快 报:现在有很多清宫戏,您看过电视剧《还珠格格》吗?

  金婉如:那时候我天天看《还珠格格》。曾祖父在世时很多格格跟文成公主一样,嫁到外地进行和亲。在北京有一个真正的紫薇格格,叫毓崌。她是族叔溥佐的女儿,比我小,现在大约49岁。当年拍《还珠格格》时,饰演紫薇格格的演员还和她合过影。我觉得电视剧里行的礼没现实中那么大幅度,比如我们小时请蹲安,就像《四郎探母》里给太后请安一样。我没见过把手绢这么往后面一甩的,也许宫里有吧。

  快 报:那时满族的礼仪怎样?

  金婉如:跪安是跪着一条腿行礼,后来打千也在汉人里时兴。我们在十岁以内不会请蹲安,一般给祖父请跪安。过年时,我们都去给长辈磕头拜年,很累。

  快 报:您退休后又重拾画笔了?

  金婉如:后来我又随津门耆宿樊筱舫先生学习赋诗、填词、书法和绘画。同时,还有幸得到了四叔溥铨和八叔溥佐的指导。特别是八叔溥佐,在他去世前的几十年里,一直对我的绘画技法进行不倦的指导,使我受益颇丰。

 记者手记

  金老小小的屋子里到处都是她的作品,床上、桌上、墙上、柜子上……或折叠,或铺展。虽然她已至耄耋之年,但生活上仍保留着皇室贵族的生活习惯和礼俗。她生活中特别讲义气,天津满族文化爱好者许克说她为人热情大方,有求必应。为了帮助优秀的特困学子顺利进入大学校门,她曾连夜用心绘制了一幅《梅花》送到有关部门,寓意“梅花香自苦寒来”,鼓励自强的学子不畏困难,逆境成才。近日,得知新疆女孩阿依努尔急需援助,金老又捐出了自己的一幅画。




  • 上一篇:关云德与他的满族剪纸

  • 下一篇:“草根学者”的“满族第一故乡”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昔日王府小主人 如今满族大学者
    “草根学者”的“满族第一故乡”
    溥儒与金啟孮
    佟靖仁和他的满族民俗馆
    一个满族家庭的奥运情缘
    我想她——李玉茹
    赵玫写意知性人生
    脸谱双第三代传人:耐住寂寞 画
    金受申的通达之笔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