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人物>人物故事>
昔日王府小主人 如今满族大学者
昔日王府小主人 如今满族大学者
作者:张京
文章来源:北京史地民俗学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12-14 20:04
★★★

昔日王府小主人  如今满族大学者

——富察玄海访问散记   张京

    今年清明节过后,笔者再次步入地处顺义区的一栋宁静的小院,慕名来访问王府文化方面的专家。古老的村落,悠远的历史,一种沧桑感油然而生,往昔的历史风云刹时掠过脑际。在一间两壁是书,只有一桌一椅,简朴的房间里,著名满族专家富察玄海先生接待了我。至今不能忘记的是,富察先生那满头黑发,那浓重的满族乡音,那亲切的目光和自始至终暖人的微笑。印象更深的是,一位学者对清史的一往情深,对祖上的尊重和启动有关研究工作的热切企盼和时不我待的紧迫感。

    在一定意义上,这位老当益壮的学者,他大半生的治学、研究、著述和追求,都是在为这一天做准备……

    一、富察家族军功带来显赫

    说起富察玄海,就不得不先提他的姓氏——富尔哈察氏以及富察氏的家族史。富察家族的满族老姓是富尔哈察,祖籍是吉林沙济富尔河二道沟,清兵入关后简称富察氏。

    据记载,清太祖努尔哈赤时期,富察玄海的祖先旺吉努与族孙本科理率本部落归顺,初授正蓝旗牛录额真。旺吉努为人忠厚诚实,在富尔哈察家族中很有威望,也是很有远见的人物。他对清太祖十分忠诚,可是他归顺不久便有病在身。旺吉努在病重时,把自己的孙子哈锡屯叫来,让他为清太祖效力。从此,富察家族开始了漫长的军旅生涯。

    至清乾隆时期,富察家族出现了两个最有名气的人,即傅恒、福康安父子。

    傅恒,字春和,姓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曾祖哈什屯为顺治朝内大臣,祖父米思翰为康熙朝户部尚书,父亲李荣保亦官至察哈尔总管。傅恒的姐姐为乾隆帝的孝贤纯皇后,故而他又是外戚。家族显贵使之在仕途上平步青云。乾隆五年(1740)他被授予蓝翎侍卫,仅过三年,又被破格提升为户部侍郎。乾隆十年,乾隆帝以傅恒“世族旧臣,可望成器,是以加恩令在军机处行走,使之练习政务”,于是,又成为军机大臣,乾隆十二年晋升为户部尚书。乾隆十三年,孝贤纯皇后随从乾隆帝南巡,回来的路上死于德州,傅恒以皇后之弟又被加太子:

    傅恒的武艺高强,曾在一次与当地的士绅与各国洋商的一次联欢聚会上,他为显示中国武术的奇能,当场脱下官服,打了一趟拳脚,抬手动脚震动空气,发出呜呜的响声,在尺的地方,一掌推出,掌风竟击倒方桌上直立的一块方得满堂喝彩。

    傅恒以外戚望族骤登崇阶,引起朝中大臣的注目。乾隆十一年(1746),御史万年茂弹劾学士陈邦彦和于振,他们两人在本年八月举行的瀛台赐宴中向傅恒屈膝请安。乾隆帝认为此事“关系陈邦彦、于振两人之名节,而傅恒若妄自矜大,致词臣如是趋奉,亦当有应得之罪”。于是,他亲自召见刘于义、汪由敦、舒赫德和王安国等,当面询问有无此事。刘、汪、舒三人都说没有这事,只有王安国说他听到关于此事的传闻,但未亲眼见到。乾隆帝对此很不满意,就令大学士张廷玉和讷亲两人进一步查核。他们询问了陈邦彦和于振,以及与陈、于两人同班的裘日修、董邦达等人,陈、于坚不承认,而裘和董则说未见到。根据张廷玉和讷亲所上的关于此事的奏文,乾隆帝断定此事为“子虚乌有”。御史万年茂因此受到处罚。虽然这场轩然大波被平息下去,但从中却反映出年轻气盛的傅恒在朝廷中的显赫地位。

    乾隆号称十全老人,是因为他的十全武功,而对大小金川战争,就包含在这十全武功之中。下面就让我们从这次战争谈起:乾隆十三年,清军在远征大金川的过程中连连受挫,正在乾隆对班师与否犹豫不决时,傅恒却毛遂自荐参赞军务。十二月,傅恒到达金川前线,他首先识破并惩治了敌军的内奸,然后亲自勘察地形,整顿军纪,总结了历次战争的经验教训,制定出了新的战术,并在月之内打了几个漂亮仗。就在傅恒要一鼓作气荡平金川的时候,乾隆帝突然降旨班师.原来乾隆认为,平定金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办不好有可能使傅恒身败名裂。在班师诏书中,乾隆对傅恒大家赞扬,并封为一等忠勇公,赏四团龙补褂。三月,傅恒率兵回京,乾隆率皇长子率诸王大臣出迎,以视慰劳。不久,还为富察氏建立宗祠,并为傅恒建造府第于东安门内。

    乾隆二十年,乾隆欲出兵伊犁,只有傅恒全力支持,协心赞画,在大军凯旋之时,乾隆帝在授傅恒一等公.二十三年,乾隆对缅甸用兵,首战不利,傅恒在此请缨,四月到达前线,八月一切准备就绪率兵出发,连打数个胜仗,取得初步胜利,十一月,傅恒围攻老宫屯,清兵因水土不服,气候不适,大批染病,傅恒也因病不能再指挥作战.三十五年三月,傅恒返京,五月,病情加剧,七月病逝,享年不到50岁.乾隆亲临祭悼,谥号“文忠”与其他外戚不同,傅恒没有在京城坐享富贵,而选择了为国家出力,为皇帝分忧.这也就无怪乎乾隆对其用情至深,纵观大清王朝300年无数满大臣,功绩鲜有出其右者。傅恒的名字无疑在清史中写下了重重的一笔。

    傅恒共有四子。长子福灵安,封觉罗额驸,曾随兆惠出征回疆有功,升为正白旗满洲副都统。次子福隆安,封和硕额驸,做过兵部尚书和工部尚书,封公爵。第三子便是福康安,他最得乾隆恩宠,并与和坤关系非同一般。傅恒第四子福长安任户部尚书,后来封到侯爵。当时满门富贵极品,举朝莫及。

    傅恒的三子福康安历任云贵、四川、闽浙、两广(广西、广东)总督,武英殿大学士兼军机大臣,后被册封为贝子。他成为除宗室之外,第一个在世时被封为如此显爵的人。

    二、来访者络绎不绝

    就在笔者来访之前,刚有电视台记者就和硕和嘉公主事来求证。和硕和嘉公主也就是佛手公主,她是乾隆皇帝的第四个女儿,十几岁时便嫁给了当时朝中的大学士一等忠勇公傅恒的二儿子——富隆安,那么为什么现在的人们更喜欢把她称为佛手公主,而不是硕和嘉公主呢?

    据说,和硕公主的手指间有连着的蹼,所以才叫佛手公主,虽然这个称呼是民间的说法,在历史上没有什么可查的东西。专家对这一说法目前还不能完全确认,那么这位和硕和嘉公主,是不是长了一双十指相连的畸形手掌呢?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电视台来向富察氏家族的第十六代传人——富尔哈察玄海求教。

    刚接待完这一行人,电话铃声又响起,原来又有要求来采访的记者在预约。

    对此,富察玄海常喜欢重复祖父祖母对他说过的话:“前朝往事不过是过眼云烟。”除了别人特地请教,他基本不会向人提起自己的家族。

    富察玄海的祖父荣启只会玩乐,不会经营,曾在雍和宫大街开过荣和轩、永和轩茶酒馆,倒闭后又在东四牌楼隆福寺大沟巷开过永兴号猫狗店。可不管开什么买卖最终都倒闭。最后,在过去的东猪市大街开了“富家脚行”拉排子车混饭吃。

    富察玄海说,辛亥革命改朝换代后,北京的满族人贫困潦倒。按照清朝的典制,男子生下为丁,就是兵,国家给一份俸禄。清代满族八旗兵丁吃俸禄,有生活来源;辛亥革命后断了钱粮,民国政府虽百般优待,但这些满族八旗兵丁不善谋生,只胄邑坐吃山空,生活一下子落入深渊,开始变卖家产、典当东西,甚至到了流落街头、卖儿卖女的地步。

    所以,他一直认为,祖辈再风光,那也只是当年勇,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儿才是正理儿。

    三、著书立说,传播文化

    这些年,富察玄海四处搜集家谱,并整理成册。在他的家谱上,记载的都是哈什屯、米思翰、马齐、傅恒等名字,而没有富尔哈察的姓。富察玄海说,这是因为满族一般是以名冠姓。至于傅恒之子为什么姓福,而不姓傅。富察?玄海解释说:自傅恒得胜回京,被封为一等中庸公、军机处上行走之职。乾隆皇上对他特别赏赐:“晚间独对”,就是留在宫中单独议事。时间一长君臣不免用膳对饮。几杯酒下肚,乾隆皇上高兴,对傅恒说:“金川之战打了几年,诛杀了几位一品大员,没想到你傅恒却平息此战,真乃大清之福将。”傅恒回答说:“这是托皇上的洪福,国家百姓的洪福。”乾隆皇上又说:“如果你的儿子们也像你这样有福,那就好了。不如叫大阿哥‘福’灵安、二阿哥‘福’隆安吧。以‘福’去祸,讨个吉祥。”傅恒说:“我的祖父辈分已有福字排序,恐有犯忌之说,望皇上思之。”乾隆皇上说:“借老辈人的福分,庇荫我等造化,不算犯忌。只有衍续一说。”

    傅恒只得谢皇上的恩典。所以,长子叫福灵安、二子福隆安、二子福康安、四子福长安。冠“福”为姓。

    这些年,他已完成两部书稿,由于学术性较强,出版有一定困难,还在和有关的出版社商谈。

    回顾和富察先生的这几次接触,我深刻感触:首先,他对历史科学、对中国满族的研究有执着的探索精神,坚持不懈,从善如流,顺应时势,知不足就调整;其次,他的“京城满族文化”的形成和发展,和他及时的、比较正确的观察和分析满族学发展情况和趋势有关;其三,他的“京城满族文化”的核心思想,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思想的重要影响。从几个方面涉及到研究者的个人素质与方法、研究者所面临的学术背景和社会背景,以及研究者的学术渊源。这几点,不仅反映了富察本人的清史研究特点,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反映了当代清史的特色和现状。

    他曾举例介绍说,北京人爱吃的炒肝儿,实际上是满族人祭肉的下货,当初满族人家萨玛跳神,宰牲吃肉,将残余的下水等杂物抛弃。进关后,各家时常跳神,所以废弃的肉类下脚料极多。后来有些小贩在这些废料上打主意,终于研制出炒肝儿。

    祭神时灌血肠选用较好的部分,次肠弃而不用。小贩就用这些废肠加些肝,煮熟,加淀粉勾成卤,多加蒜末,颇引食欲。满语将煎、炸、炒、烩等一律称“炒”,所以明明是“烩”,而称为炒肝儿。炒肝出现至今,其历史早己超过百年。

    再说灌肠则是关东鹿尾的变体。原来满族在故土狩猎时惯食鹿尾,进关初期还大量由东北三省将鹿尾运到北京以供食用,后来逐渐减少。嘉、道时代以后,所谓关东货(鹿尾、扈肉、野兔、山鸡、沙鸡等)都是在每年腊月才运来,其他月份是见不到的。

    鹿尾的最好的吃法是用油煎。到了清朝后期,满族人生活水平日益下降,大多吃不起鹿尾了。于是有人动脑筋用血肠代替鹿尾,用油一煎,效果尚佳;血里混加碎肉灌入肠内更为昧美。后来血肠也吃不起了,于是用淀粉灌肠,冒充血肠。淀粉是灰白色的,血是红色的,显得不够意思,于是就在淀粉里加上红颜料。这就是北京的灌肠为什么要把淀粉加颜料染红的原因。

    富察先生特别强调:清朝由于是距离现代最近的一个朝代,留下来的文献汗牛充栋。特别是清朝大量行政运作形成的档案保留至今,为我们深入研究清朝的政治体制提供了丰富的资料,应该很好地利用。

    谈起这些往事,富察先生是平和的,一如他的为人。我们相信,他编纂的京城满族文化史一定会圆满完成。到那时,再回望先生这段经历,一定会更有意义!

                                                                2008年谷雨时节




  • 上一篇:“草根学者”的“满族第一故乡”

  • 下一篇:满族音乐传承者宋熙东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昔日王府小主人 如今满族大学者
    “草根学者”的“满族第一故乡”
    溥儒与金啟孮
    佟靖仁和他的满族民俗馆
    一个满族家庭的奥运情缘
    我想她——李玉茹
    赵玫写意知性人生
    脸谱双第三代传人:耐住寂寞 画
    金受申的通达之笔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